首页 > 常识 > 生意经 > 问题与对策 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站内搜索

政府不诚信,土地问题多,请涉及用地的商人当心

作者:安房祖  时间:2021-07-05
描述:小到承租村队土地搞种植,大到竟拍土地做房地产项目,各个地方、当地政府出尔反尔不诚信的情况出现的是比较多的,请涉及用地的商人当心,否则,告状无门,哭诉无门。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徐言平曾经是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民警。2017年退休后,他开始担任荆门市青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禾公司”)法定代表人,开始了从商的道路。

在担任法定代表人两年后,这位昔日的民警因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虚开发票,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最终被刑拘、逮捕。

徐言平说,导致他牢狱之灾的三项罪名,全部来源于公司与地方政府一起投资的花海项目。投资之初,他看中政府给出的优惠政策,政府也曾向其保证土地的合规。但项目眼看进入到盈利阶段时,国土部门却发现,这块用于经营的土地实为基本农田。至此,他投资的项目搁浅,也因此和政府产生经济纠纷。

正在他准备聘请律师与招商的政府打官司时他却被捕了。2020年10月14日,钟祥市人民法院就上述三项罪名做出有罪判决,而徐言平认为,公司只是在账务上存在不规范问题,不构成犯罪。

2021年4月,徐言平上诉后,二审法庭以证据不充分为由已撤销一审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

开发区管委会在合同中承诺,将负责土地流转等问题。

政策吸引下的投资

青禾公司主营园林、景观、苗木等业务,2015年8月,该公司考察了湖北荆门的一个花海建设项目,准备参与投资建设。

据公司股东徐田介绍,投资消息传出后,湖北大柴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后简称“大柴湖开发区”)随即派人与青禾公司副总常某联系,请求考察大柴湖花卉产业园区,希望将此项目落地其产业园区。

徐田回忆,在考察大柴湖开发区花卉产业园区时,开发区政府将已建成的农青园艺花卉大棚生产地外围近5000亩基本农田土地已经平整,等待招商,拟建设花卉旅游观光项目。

据青禾员工介绍,开发区负责人曾向他们承诺,园区由政府出资建设,政府已将土地流转,可以直接给企业,企业无需与农民和村组打交道,且所有变更土地性质手续由政府解决,项目先建后办,不会有土地违法等问题。如果因为土地违法等问题给项目和给企业带来损失,由政府予以赔偿。同时,政府项目投资上也会给予资金支持。

虽然条件听起来很具吸引力,但徐田告诉记者,他们也曾对这片土地有所顾虑,“对于如此大面积的平整土地,是否会涉及到基本农田”?

徐田说,大柴湖开发区给他们的回应是,政府已将土地全部变性为一般用地,土地手续全由政府办理,不用企业操心。所有土地问题,可以签署到协议之内。

据徐田介绍,考虑到政府支持力度大,青禾公司最终与当地政府签订了投资协议,决定将项目移建大柴湖开发区,并于2015年底开始投资建设。同年12月,成立了湖北云天花海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天花海公司”),打理云天花海项目。

大柴湖开发区管委会的会议纪要及相关协议显示,云天花海占地1608亩,土地问题由管委会方面负责。管委会负责所有出让及流转土地的补偿、人员安置费、青苗补偿费以及地面附着物补偿费用。同时负责对征用及流转土地周边环境等问题进行协调确保云天花海方面,建设经营工作不受干扰。管委会必须保证无其他集体或个人对云天花海公司所承租的土地提出任何异议。管委会将其与村民委员会签订的土地流转协议,作为合同的附件之一。如因土地流转问题给云天花海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由管委会负责赔偿。

招商土地曝出违规

2017年3月20日,云天花海项目被大柴湖开发区在全省县域经济工作会上做现场观摩推广。很快,云天花海正式开园迎宾。加上之前开业的牡丹园、百合园,产业园初见成效,但好景仅仅持续了3个月。

2017年7月,大柴湖开发区要求云天花海项目及百合园、牡丹园项目暂停建设。当时开发区农办主任殷永忠给他们的理由是“花卉产业园项目有新的变化,拟建设花卉小镇,重新设计,重新规划”。

青禾公司法定代表人徐言平回忆,一直到2018年初,他们才知道项目暂停是因为土地问题。国土资源部门的卫星图片显示,政府提供的建设用地,是基本农田,这件事被官方列为湖北第六大土地违法事件。2018年12月,国土资源部门对大柴湖开发区下达了土地违法行政处罚决定书。

徐言平介绍,此后不久,大柴湖开发区相关部门拿走了云天花海公司的账册等经营资料,双方开始讨论项目善后问题。据徐言平说,双方在赔偿问题上,始终没有达成一致。

没有达成一致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在项目停工前,云天花海曾遭遇过洪水,项目被冲垮了一部分,这部分既有固定投资,也有苗木。这些成本,在停工后的评估中没有体现。第二,项目开业时的一些宣传垫资,没有被政府考虑在赔偿范围内。

徐言平说,经过评估,项目的赔偿金额从4000多万降到了2000多万,他还是在评估报告上签了字。但徐言平坚持认为,评估之外的成本也应该得到补偿。

不过,在评估报告签字后,徐言平并没有如期等到赔偿,于是双方进入诉讼阶段。 徐言平到北京聘请律师,进行诉讼准备,从北京返回湖北的路途中,被警方控制。

2019年5月29日,徐言平在北京西站被铁路警方抓获,理由是2019年5月中旬,湖北钟祥市公安局柴湖派出所接到举报称,徐言平有职务侵占嫌疑。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将徐言平列为在逃人员。

2019年7月5日,徐言平被检察机关执行逮捕。当时的罪名是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

2019年12月4日,荆门市钟祥市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之后,徐言平的案卷内,又多出了一项虚开发票的新罪名。

未结款项和职务侵占

2020年3月17日,该案被钟祥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受理后,于6月8日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徐言平的第一宗罪,是他挪用两笔资金,共32.33万元。

第一笔21.33万元。在案材料显示,2013年11月,徐言平向其战友王某借款20万元,并约定利息,每年付息一次。2017年3月,王某多次向徐言平催还借款,徐言平动用云天花海公司资金21.33万元偿还了这笔借款本息。

徐言平解释说,第一笔借款属实,但会计记账存在错误。他坦言,自己确实把这笔钱转给了战友,但此前,他已经自己垫资采购了30多万的苗木,还钱的支出抵消了他采购苗木的支出,但会计记账的科目出现错误。

检方的另外一起指控是,徐言平将一笔11万元的款项从云天花海公司账上转到了其妻子银行卡上。这笔钱用于青禾公司购买种子、苗木、支付工人工资等。

徐言平称,云天花海公司与青禾公司之间的采购业务已经发生了400多万元,这是给青禾公司正常的预付款。不存在挪用问题。

检方指控徐言平的二宗罪,是指其职务侵占341.7066万元

一审判决书显示,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6月期间,徐言平采取虚列支出等手段,在公司虚报支出,共侵占341.7066万元,所得款项尚未从公司财务领走。

记者翻阅材料发现,徐言平涉嫌职务侵占的341.7066万元,共有7笔。最大的一笔104万元,最小的一笔8.8万元。

这7笔账目主要分成3类。第一类是公司账目里存在8.8万元假发票。对此,徐言平回忆,发票是从货运司机那里拿到的,是否为假发票,自己不清楚。

其次,检方认为,青禾公司账本上记录的已支付工程款项,与实际支付金额存在出入,其中的差额涉嫌被徐言平职务侵占。

徐言平的辩护人、北京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缪蒙京则认为,检方将未交付的工程款算作职务侵占并不合理,因为工程款没有完全交付是事出有因。缪蒙京介绍,虽然工程签了合同也开了票据,甚至已经按照成本做了账。但由于开发区违法使用土地造成工程无法完成,合同无法继续履行,自然不能按照约定款项结账。缪蒙京举例,他们与荆门某机电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标的金额是186.9万元,但实际施工期间,只发生了25万元的成本,剩余款项未支付,这并不构成犯罪。

第三类是检察院发现,徐言平采购苗木及花卉过程中,发票金额高于实际交易金额,导致虚报支出,这类金额占比较大。

比如,2016年11月,徐言平从河南开封某基地购进菊花22.3万元,事后让该基地负责人开具了44.6166万元的发票。2017年5月,徐言平从湖北仙桃刘某手中购买花卉10.5万元,事后伪造了刘某领条(收条)20.4万元在公司报销,虚列支出9.9万元。

此外,2020年6月,黄某给云天花海建造围墙,徐言平给付工程款10万元。黄某出具了领条。徐言平用这个领条在公司报销入账。事后又伪造了一张黄某的领条在公司重复报账,虚报支出10万元。对于这份伪造的领条,徐言平表示认可。但徐言平说,建造围墙费用一共40万元,多支出的10万元并非占为己有,而是准备后续支付给黄某。

徐言平解释说,因为日常经营中很多项目支出没有票据,只能以多开发票的方式来冲账。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徐言平曾向公安机关提交过一份手写的采购情况说明。说明中显示,有200多万元的采购支出没有发票,包括采购景观盆、楠木、景观石等,这些货款由徐言平进行了垫付。

缪蒙京介绍,徐言平垫付的采购款,是以个人银行、支付宝、微信等方式支付的,由于没有发票,在公司支出账目上没有直接体现。但缪蒙京提到,供货方的信息和电话都能找到,侦查方完全可以去进一步核实调查。缪蒙京认为,这种行为至多是财务处理不规范,根本不构成犯罪。

虚开发票存在的争议

检方指控徐言平的第三宗罪,是虚开发票467.82万元。

检察机关认为,在青禾公司没有实际销售花卉苗木的情况下,徐言平指使云天花海出纳彭某,以预付青禾公司花卉苗木款为由,将云天花海公司资金转入到了青禾公司账户。

对于这部分“预付款”,2016年10月-12月之间,徐言平指使人员虚开了青禾公司花卉苗木销售发票6张,共计467.82万元,用于冲减虚假预付款。这6张发票背后,没有对应的青禾公司出库单或者云天花海入库单,没有对应的实际交货事实。

不过,根据徐言平的陈述,青禾公司实际上向云天花海另外交付过价值数百万元的货物,青禾公司留存着大量出库单等证据。他认为,侦察机关与公诉机关并未对这6张发票是否存在对应的交货行为进行详细的调查。

对于虚开发票罪,徐言平并不认同。他在法庭表示,青禾公司和云天花海公司之间有1200多万元的业务往来,一共开具了900余万的发票,根本不存在虚开问题。

徐言平的辩护人缪蒙京则认为,云天花海公司与青禾公司分别于2015年12月20日、2016年8月9日、2016年9月9日签订了苗木购销合同,合同标的额1438.45万元,而青禾公司给云天花海公司开具发票,是双方合同交易的一部分,且没有超出合同标的额。在两家公司正常的苗木采购交易过程中,先开票后供货、付款,也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并不被法律所禁止,不存在虚开的主观故意。

2020年10月14日,钟祥市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判决,认定徐言平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犯虚开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2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并处罚金12万元。并责令徐言平退赔挪用的资金32.33万元。

判决后,徐言平不服,向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21年4月7日,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徐言平所犯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虚开发票罪一案所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21年4月23日,作出裁定,撤销之前钟祥市(荆门下属县级市)人民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2021年5月28日,在看守所里整整两年的徐言平被取保候审回到家里。而当年同在大柴湖投资的牡丹园老板廖某因犯挪用资金罪、虚开发票罪锒铛入狱;百合园的老板在项目叫停后,已于2018年病逝。

徐言平眼下正等待案件重新审理,对于他与地方政府的经济纠纷,他表示会继续坚持依法索要赔偿。(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徐田为化名)

点评:小到承租村队土地搞种植,大到竟拍土地做房地产项目,各个地方、当地政府出尔反尔不诚信的情况出现的是比较多的,请涉及用地的商人当心,否则,告状无门,哭诉无门。(本文是当地政府明知道是基本农田却以商业用地招商,后来被国土部门发现违规,是上级政府的国土部门吗?如果只是该当地政府下的国土部门的话,这个骗就大了去了。)

文章来源:shenghuobaodian.com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
  • 美国诚信度已经见底,美国国债风险巨大
  • 一些地方政府“靠路吃路”,1/3财政支出依靠罚款
  • 上海市政府网站不清晰,吉林省人民政府网有个性
  • 粮价大涨,当心跌得更惨,都是鬼怪鬼做怪
  • ICP许可证申办过于繁琐且政府责权不分
  • 中!宋朝时,河南话系政府官方语言
  • 男子上网查“无主土地”建了个国家,国旗是7岁女儿设计
  • 偏偏被政府约谈了?支付宝“反哺社会”是中国企业榜样
  • 英国政府不准企业使用华为设备,违者每天罚款十万英镑
  • 商人生意亏精光 专家发言心慌慌
  •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