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首页 > 生活实录 > 生活文摘

我在公安局挨了一个大嘴巴,丢了三件“传家宝”

作者:温艳丽  时间:2021-10-10
描述:警察把我箱子收了,叫我和他们走。到了公安局后“一上来就打我,大嘴巴抽我,都打昏过去了”,后来孙跃成又被送到审查站八天。其间,公安局去他家调查文物的来源,发现这些文物都是孙家所传,来路清楚,孙跃成得以释放。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31年前,河南洛阳56岁的孙跃成和朋友一起带着虎画、玉镯和一些玉片等东西前往郑州进行鉴定,在火车过安检因为涉嫌倒卖文物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

孙跃成称,他到了公安局后“一上来就打我,大嘴巴抽我,都打昏过去了”,后来他又被送到审查站八天。其间,公安局去他家调查文物的来源,发现这些文物都是孙家所传,来路清楚,孙跃成得以释放。

孙跃成去要回文物,却被以“民警去学习了”等理由多次推脱,最后甚至被告知虎画和玉镯为假,已经损坏,予以没收。

从此,孙跃成踏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他将洛阳铁路公安处(以下简称洛阳铁路公安)告上法庭,请求以当时唐寅画作的拍卖价赔偿,即500万。

该案子历经一审、二审、重审、再审等多轮审判,判决结果也从判决洛阳铁路公安赔偿孙30万到159.5万再到187万,再到孙的索赔的要求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孙累计收到裁判文书17份,至今未得到预期的赔偿。

这31年来,孙跃成已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变成现在的中年人,因为一直在打官司,他只能做些小生意,家里过得很不容易。

但是他一直没有放弃,因为觉得“传家宝”不能丢在自己手上,同时也是因为,“我就是把这个钱捐给学校、捐给敬老院、捐给我们洛阳的困难企业,我都要坚持下去。这不是钱的问题,不能说我们自己的传家宝就这样白白没了。”

对话

【1】坐火车过安检时被怀疑倒卖文物

九派新闻:你的东西丢失一事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孙跃成:这个事从我1990年发生之后,我打了16年官司,一直到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

九派新闻:当年是怎么一回事?

孙跃成:这个画是我叔叔一直收藏着的,是他祖先一代代传下来给他的。因为一直有一个说话是唐寅不画虎,所以我就很想鉴定一下这幅画是不是真迹。早前我也找洛阳博物馆的一个画家看过,他仔细比对了画,还有画上面的题字“岁次甲戌桃月,吴郡六如唐寅”,我们挨个挨个的和唐寅的字对比,他说这个画是真的可能性非常非常高。但是他没有鉴定资格,所以建议我找博物馆鉴定一下,出个鉴定证书,一起收藏,会更有价值一些。

到了1990年,我有个朋友的朋友调到河南省博物院工作,那个朋友书画上非常有造诣。那个时候在农村找一个懂行的人真的非常非常难,我也很想抓抓这个机会,所以决定和朋友一起来郑州找他看看这幅画。

九派新闻:所以你们就去了郑州?

孙跃成:对,当时坐火车的时候,玉镯和玉片等放在密码箱里,画放不下就卷起来用塑料纸包着背在身上。那时候3月份,春运还没结束,人家查易燃易爆危险品。我心想我自己的东西都是光明正大的,也不是偷来抢来从地下挖出来的,也很坦然。但是他把我箱子收了,叫我和他们走。

九派新闻:你不好奇为什么吗?

孙跃成:我觉得我光明正大的,也没什么事嘛,我还说希望他们快点,我车快来了。但是没想到到了公安局之后,一上来就打我,大嘴巴抽我。

那天晚上他们把我关外边冻了一夜,春天晚上还有点冷,我白天穿的西装,晚上冻得紧紧咬住衣领扛过来的。

到了第二天,他们把我送到审查站去了,我在审查站被关了八天。我现在一看到戴毡帽的心里都还发怵。

九派新闻:后来怎么出来的?

孙跃成:他们不是怀疑我倒卖文物吗?就跑到我家里去问,问画哪来的,玉镯哪来的,玉片哪来的。这些东西的来龙去脉我们家都清清楚楚。问完了知道东西都是我们祖传的,这才把我放了。

【2】被告知东西是假的没收了

九派新闻:放了你之后去领回东西了吗?

孙跃成:去了,把我放了之后我就去找他们要东西,当时的洛铁公安洛阳东站派出所副所长高建家和我说,东西在牛玉杰那,牛玉杰他让我去找当时一开始玉片等还给我了。但是画和玉镯没给,说在牛玉杰那里,牛玉杰去学习了,你三个月后再来拿。

九派新闻:后来呢?

孙跃成:他这么说我就等啊,等了三个月去拿,又找别的理由,来来回回好多次,东一个理由西一个理由,一直推脱不给我。直到后来,我再一次去找他要的时候,他和我说这个东西是假的,你不要再要了。

九派新闻:假的就不能要回来了吗?

孙跃成: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和他们说,即便这个东西是假的,但他在我家传了上百年,对我家而言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是一种接近精神层面的存在,不管是是真是假,你都应该还给我你,不能流传到我这一代没了。他说你这个是假的,就不能还给你。我说为啥。他说公安在车上发现假烟,没不没收?我说应该没收。发现假酒没不没收?我说都应该。他说你也说了假冒伪劣产品,我们就该没收。他这么一说,我感觉和他说不出什么道理了。

九派新闻:后来呢?

孙跃成:后来我就为了这个事,跑来跑去。

九派新闻:东西没拿回来,你家人这么看?

孙跃成:我家人也没过分责怪我。我母亲也是个农村妇女,也没见过什么大场面,我从审查站回来的时候,她一直说太好了太好了,人回来就好,她只有我这一个儿子,只要人回来,传家宝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3】索赔500万

九派新闻:后来是这么想到去起诉公安局的?

孙跃成:我一直觉得,这个东西要不回来,我没法对我们家族,对后人交代。所以我的思想压力很大。所以我就一直主张我的权利啊,去公安局,去郑州。后来了解到有法律支撑,我是可以起诉他的,就是俗称的民告官,我就准备起诉了。

为了能起诉他们,我一直在找他们要答复,要了15年,一直到2005年,洛阳铁路公安才给我出具一份答复,说高建家以洛铁公安的名义出具的玉镯、古画没收上交的凭据属于弄虚作假行为。

拿到答复以后,我立刻就凭这一份答复把洛阳铁路公安告到了法庭。一审判决洛阳铁路公安赔偿我30万。

九派新闻:你认可这个判决吗?

孙跃成:不认可啊。出判决之前,他们找我聊过,我的诉求是赔偿500万,因为那个时候唐寅的画都拍卖了五百万上下。他们说要是500万根本不敢谈,全国都没有这么大的例子,意思是你得理解一下,给80万吧。说实话,80万虽然没有达到我的诉求,但是这十几年来,为了这件事我东跑西跑,也欠了不少钱,经济压力也很大。如果那时候真赔我80万,我可能也就算了,这事就结束了。但是没想到他们很快就变卦说赔30万。

九派新闻:后来呢?

孙跃成:后来我们都上诉了,他们觉得不该赔,说过了追诉期,说我的东西是假的,等等。2007年二审把他的理由驳回了,判了159.5万。

九派新闻:二审判决你认可吗?

孙跃成:我也不满意,当时是价值五百万的东西啊,只赔一百多万,我自然是不满意的。虽然不满意,但是我们也没有申诉,想把钱拿到。那时候我家已经不是家了啊,穷的衣服都买不起,日子过得很不像样。而且也要付律师费,律师也是上有老下有下,他也有吃饭。

九派新闻 :但是对方申诉了是吗?

孙跃成:是的,申诉后判定发回重审。这里面事情太复杂了。后来因为虎画的归属权,又打了不少官司。他们去找了我叔叔的儿子,说有个画要赔偿,不知到是赔偿给孙跃成还是赔偿给你。我叔叔的儿子自然是希望赔偿给他的,人家就问他那个画上面有没有题字和印章,他说有。人家又说,如果有的话,那个画就是孙跃成的,只能赔给他了。他听懂了改口说没有。

我前前后后我收到了17份判决书,赔偿从30万到159.5万到187万,再到洛阳中院认为,我索赔的要求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河南高院维持了洛阳中院的行政裁定。

31年了,我还是没有得到预期的赔偿。

九派新闻:那幅画的归属权争议是怎么一回事?

孙跃成:那幅画一开始是我叔叔的,我叔叔的儿子对他不好,那时候下雨,把他们家土房子下塌了他儿子也不管。我们家的老房子刚好空着,就让我叔叔住了,我想着他住在那可以帮忙打扫打扫房子也挺好的。我媳妇那时候开餐馆,到了晚上,没卖完的生饺子啊,肉啊菜啊,我就带回家给他。我对叔叔很好,他在我这住了很多年。后来我叔叔又找我借了几千块钱,1988年的时候钱很值钱啊,万元户都很少见,几千块钱可以建三间大房子了。我叔叔也是感激我们,就把画赠予我了。

我叔叔的儿子压根不看这个画,他什么都不懂。后来一说赔钱了,他就有兴趣了。

【4】叔叔主动把画赠与

九派新闻: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孙跃成:我现在在走另一个途径,申请国家赔偿,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他扣押我的东西不还,按现在的拍卖价赔偿给我。

九派新闻:网上说这个钱不应该国家来赔,而是弄丢的人赔偿,你怎么看?

孙跃成:有些网友肯呢个不是很懂法律,扣押东西丢失属于职务行为,我告的不是那两个人,是洛阳铁路公安的法人,所以应该由洛阳铁路公安这个单位来赔偿。

九派新闻:这件事对你的影响?

孙跃成:影响可太大了。我之前是小学老师,教语文,不夸张地说,我教书教得很好,我带的班级都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后来因为我被关了八天,没有请假,还被剃了光头,一时半会儿也没法上课,学校就把我开除了。

而且在此之前,我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警察的形象也都是电视上看到的,很正义很神圣。这次的事情也让我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观。

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人说我时隔傻瓜,怎么敢带着东西就这么出去。我当时哪想过社会有这么险恶。

九派新闻:你家里人怎么看待你这么多年的维权?

孙跃成:我这些年来,到处做点小生意,卖过布,卖过煤,卖过花生,有点钱了就去告状,家里照顾得不好。老父亲都气死了,母亲也老年痴呆,爱人啥也不懂,就都听我的。

九派新闻: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坚持?

孙跃成:前有愚公后有孙跃成,就是我死了我还有儿子,就像人家说的,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到时候我就是把这个钱捐给学校、捐给敬老院、捐给我们洛阳的困难企业,我都要坚持下去。这不是钱的问题,不能说我们自己的传家宝就这样白白没了。

九派新闻:这一路走来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吗?

孙跃成:有,我之前去有关部门反应问题的时候,排着队,太阳又晒,晕了过去,有一个老太太给我了一瓶水让我喝,我对她感激不尽。这一路走来帮我的人很多很多。

本文摘自:武汉晨报 (如要爆料,请联系记者微信:linghaojizhe )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