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 | 健康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食物 | 人的教导 | 重点文章
首页 > 人的教导 > 家庭

少年负气离家出走,扒飞机一路吊着从昆明飞到重庆

作者:张意  时间:2021-09-19
描述:飞机起飞的时候,梁攀龙和束清紧紧分别坐在起落舱的两边,梁攀龙反应很快,飞机起飞之后,立刻紧紧抓住轮子上端的金属杆,就那样吊在飞机上,束清则什么也没有抓住,重重摔了下去,不幸身亡。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在很多的电视机里,有扒火车的,有扒汽车的,但是却没有扒飞机的。因为飞机的飞行速度很快,飞行高度也很高,正常人如果爬上飞机,很难幸存下来,但是还真有人,干过这种事,此人就是梁攀龙。

少年负气离家出走,扒飞机一路吊着从昆明飞到重庆

1990年,梁攀龙出生于湖南怀化。2004年,梁攀龙在怀化五中上初一,梁攀龙的母亲是四川南充人,父亲是湖南怀化人,二人在广东打工的时候认识,两人结婚之后生育有两个儿子,梁攀龙是家里的老二。梁攀龙的母亲结婚之后就不再工作了,在家里带孩子,有时候也会打点零工,父亲则在广东的陶瓷厂打工。

在梁攀龙母亲的眼里,小时候的梁攀龙十分懂事,虽然话不多,但是喜欢画画,看书,十分听话。但是从2002年开始,梁攀龙的性格开始变了,经常和学校里的一些狐朋狗友溜出去玩,有的时候在网吧里一玩就是几天。不过就算是这样,梁攀龙的学习成绩也不算是太差,依然能保持在中等偏上,老师看他聪明,也很喜欢他,而且梁攀龙对画画很有天赋,多次代表学校参加省,市里的比赛,给学校赢来了荣誉。

对于梁攀龙的这些反常行为,他的父母不但不责备他,反而更加溺爱他。他的家境状况在当时很差,全家都要靠梁攀龙父亲每月1200元的工资养活着,梁攀龙的外公外婆也患有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他的哥哥被推荐到湖南省体校读书,使这个家庭的负担更加沉重。

但是梁攀龙的父母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的这个小儿子,梁攀龙喜欢小动物,他的父母便从牙缝里挤出钱来买狗,买鸟,陪他玩。对于父母的宽容,梁攀龙却不理解,他花钱依然大手大脚,丝毫不去考虑父母赚钱的不容易和家里的难处,他的很多同学也都羡慕他,可以随意地花钱买东西。

最开始的时候,梁攀龙还只是出去没日没夜的泡网吧,但是由于家长的溺爱,他的胆子越来越大,开始离家出走。梁攀龙虽然年龄很小,但是做事严谨,每次离家出走之前,都没有丝毫征兆,经常给家里人弄得措手不及,梁攀龙的父母也不知道儿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2004年3月,是梁攀龙第一次离家出走,自己靠捡废品卖来的钱到张家界玩了一个星期,然后就回来。2004年9月,梁攀龙第二次离家出走,这一次他跑到了贵阳,结果腿被车撞伤,贵阳,怀化两地的报纸还有警察联手为他寻找家人,才帮助他回到了家。

两次离家出走让家里人都捏了一把汗,但是梁攀龙却和没事人一样,继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他的生活也很有规律,每天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吃完饭后上学,中午回家吃完饭又去学校,下午放学后回家吃饭、遛狗、写作业,看完晚间新闻后睡觉。上课的时候也是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上课积极发言,下课的时候也很活泼,幽默,同学们都很喜欢他。

2004年11月,梁攀龙再次离家出走,并爬上了一辆装满货物的火车。11月6日,梁攀龙在火车里睡觉时,被火车的工作人员叫醒,车站的工作人员在到达一处站点后,把他赶了下来。梁攀龙在询问了人之后,沿着铁路线一直往昆明方向走。

梁攀龙从早上一直走到下午五点,后来他遇到了几名战士,这些战士知道他是离家出走的少年后,把他送到了当地派出所,派出所一边联系他的家人,一边先把他放在附近的救助站安置。梁攀龙进入到救助站后,认识到了名叫束清的14岁的流浪儿,他也是刚从家里跑出来的。

二人后来成功从救助站跑了出来,于11月11日到达昆明机场。11日晚,两人从昆明机场北头联航候机楼旁的围栏钻入后,进入停机坪北区玩耍,他们从3号桥、4号桥停靠的两架飞机机头下走到5号桥停靠飞机的边缘后,又走到非民航机坪的草坪内休息过夜。11日清晨,两人爬入停靠在4号桥的川航B320-8670号飞机的起落舱内玩耍。

飞机起飞之前,会有严格的安全检测,只有通过安全检测,飞机才可以起飞。昆明机场的机场工作人员一般会对飞机进行两次安全检测,但是这一天,机场的工作人员疏忽了,并没有对飞机进行安全检测,也没有发现躲在起落舱内的这两个少年。

飞机起飞的时候,梁攀龙和束清紧紧分别坐在起落舱的两边,梁攀龙反应很快,飞机起飞之后,立刻紧紧抓住轮子上端的金属杆,就那样吊在飞机上,束清则什么也没有抓住,重重摔了下去,不幸身亡。

飞机起飞之后,起降舱封闭了起来,梁攀龙紧紧地抱住金属杆,躲在起降舱里,飞机巨大的轰鸣声让梁攀龙感到十分不适,但是他的身体状况非常好,死死抓住金属杆,不放弃生的希望。束清在从飞机坠落的那一刻,昆明机场的地勤人员立刻前去查看,发现已经没有呼吸了。

飞机在即将降落重庆机场的时候,飞机的起降舱又重新打开,坐在轮子上的梁攀龙也随着轮子下降,整个身子再次悬在了半空中。出于求生本能的驱使,梁攀龙顺着金属杆拼命往上爬,想爬到起降舱内安全的地方。飞机降落在重庆机场之后,机场工作人员发现了蜷缩在起降舱内,脸色惨白,瑟瑟发抖的梁攀龙。

事件发生之后,重医附一院心内科主任马康华教授指出,医学研究表明,人的大脑在缺氧5分钟后,脑细胞就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死亡。而该少年能活下来,说明起落架舱内肯定有氧气,只是多少而已。另外,存活的事实也说明该少年肌体能力比较好,没有大的器质性心血管疾病,意志力也十分顽强,否则不可能在如此极端条件下存活。

经过此事之后,梁攀龙性情大变,也不再继续给家里惹祸。中考的时候以802分的成绩考入怀化五中,之后又考上了重庆美术学院学习,现在工作稳定,生活幸福。

关键过程

飞机起飞时,梁攀龙和束清正在起落架上玩耍,刚开始两个人都很慌张,在慌乱之中两人都忙着抓东西,其中梁攀龙抓住了轮子上方的一截金属杆,束清什么也没抓到。

飞机运行之后,速度越来越快,没有抓住东西的束清就这样掉了下去。梁攀龙介绍:我并不难过,因为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我也不怕掉下去。

我们知道,飞机起飞之后,会从对流层开往平流层飞行,这是因为对流层的对流作用比较强烈,飞机在运行过程中会感到颠簸,但是平流层就比较稳当。平流层在不同季节,不同地区的高度不同,在中纬度地区平均高度为10-12公里。

我们知道,在对流层中,高度越高,气温就会越低;而在平流层中,高度越高,温度也越高,但大多数飞机都是贴着平流层的底部运行,所以飞机在运行过程中,舱外的温度非常低。

另一方面,高度越高,气压也越低,空气会更加稀薄,飞机在万米高空的地方运行时,舱外的生存环境甚至比青藏高原还要恶劣。

梁攀龙很快就感受到了环境有多恶劣,虽然他努力地抓着一根金属杆,但却一直向下滑,后来直接坐到了飞机轮胎上。飞机在运行过程中,风也非常大,刚开始有点冷,后面就觉得有点热,所以就脱了一件衣服。但关于空气稀薄这件事,他说自己并未感觉到。

在飞机即将降落到重庆机场时,飞机的起落舱重新打开,飞机的轮子开始下降,由于风力过大,梁攀龙又顺着轮子的金属架向上爬,竟然重新爬到了起落舱内,只是最先脱掉的那件衣服留在了轮胎架上。事实上这个决定救了他一命,因为如果继续坐在轮胎上,很可能会被过快的速度给甩出去。

由于他将衣服留在了轮胎上,所以机场工作人员看到这件衣服之后,才最终找到了蜷缩在起落架里的梁攀龙。

梁攀龙之所以如此幸运地在这次事故中存活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体型较小,可以躲在起落舱内;另一方面,身体素质较好,没有出现缺氧、呼吸困难等症状;还有,他非常幸运,牢牢抓住了金属杆,而且衣服穿着较多,没有在寒冷中冻僵而失手脱落,更为重要的是从昆明到重庆的飞行时间较短,在平流层中运行的时间也较短,没有对身体造成损伤,否则也可能会因此而死亡。

但即使如此,他也留下了后遗症,时常会感到耳朵痛和喉咙痛。

从梁攀龙的事件可以看出,扒飞机其实是一件成功率非常低的事情,中间但凡有一点儿意外,都可能会导致扒飞机的人死亡。

作者梦醒锦官城更加细致地记述了“扒飞机”的来龙去脉

2004年11月,一架从昆明飞往重庆的空客A320客机顺利到达目的地,按照地面塔台指挥它将很快降落在重庆江北机场。

但当飞机降落后,机场人员惊奇地发现,起落架上竟然挂着一件衣服,根据这件衣服,工作人员很快在客机下方的起落舱内找到一名紧紧蜷缩着身体的小男孩。

男孩当时已处于半虚脱状态,满脸发白、双唇哆嗦,很显然,眼前这名男孩是扒着飞机起落架从昆明一路飞过来的。

他为什么要扒飞机?

这一路上他经历了什么?

还有最重要的,他究竟是怎么在万米高空活下来的呢?

第一、离家出走的少年——从怀化到昆明

男孩名叫梁攀龙,湖南怀化人,1990年出生,这一年刚满13岁。

说来这梁攀龙小时候也不是什么熊孩子,根据其父母所言,在梁攀龙刚开始读书时他的成绩很好,而且兴趣广泛,是父母老师眼中的“乖孩子”。

但从2002年梁攀龙接触到网吧后一切都改变了,他开始夜不归宿,整天整夜泡在网吧里,面对这种情形,父母自然开始对他严加管教。

只是梁攀龙网瘾奇大,且逆反心理颇重,因此两次负气离家出走,虽然很快又被找回,但他的父母却也为此伤透了脑筋。

2004年11月5日,梁攀龙第三次离家出走。这天早晨,他悄悄跑到湖南怀化火车南站,爬上一辆货运列车的空车厢里偷偷躲了起来。

梁攀龙并不知道这趟火车会去到哪里,他当时只是想着尽快离开家乡怀化,不要被父母找到就好。

火车开动后,梁攀龙自己也不知在车上呆了多久,糊里糊涂便到了一处站点,这时他终于被工作人员发现,随即梁攀龙被赶下车,他没法只得沿铁路线往前步行。

路上梁攀龙遇上了几名解放军战士,战士们看他年龄幼小又孤身一人,问清情况后便好心带他去吃了顿饱饭,然后又将他送到昆明市救助站,而此时的梁攀龙,才知自己已经到了云南昆明。

在救助站里,梁攀龙认识了一名叫束清的14岁少年。束清为云南楚雄禄丰县人,因家庭破碎跑了出来,梁攀龙遇见他时,他已在社会上流浪了一年多的时间。

二人年纪相仿,加上都是离家出走,因此相互间颇为投缘。由于都不想被救助站遣返回家,两人便商量“逃出”救助站,11月10日上午,梁攀龙跟着束清成功跑了出去,一同流浪在昆明街头。

当天傍晚,二人来到昆明国际机场,从机场北候机楼旁边的围栏偷偷跑了进去。两人先是在停机坪打闹了一番,玩累之后便在停机坪旁边的草坪上睡了一晚。

次日清晨,二人早早醒来后便决定到停机坪上的飞机里去耍上一番,趁无人注意,两人偷偷溜到停靠在机场4号桥边上的空客3U8670航班飞机旁边。

空客A320型飞机舱门离地约3米多高,以两个少年的身高自然是爬不上去的,于是二人便跑到起落架的地方,顺着飞机轮胎爬进了起落舱里玩耍。

客机舱门离地3米多高,二人爬不上去。

沉浸在新奇中的梁攀龙和束清并不知道,他们登上的这架飞机,即将执行从昆明飞往重庆的飞行任务......

第二、万米高空的生死时速

上午8点10分,3U8670航班准时起飞,很快起落舱里的两名男孩就发现飞机在高速移动,瞬间懵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飞机已经离地升空。

两人此时身处机翼下方的起落舱中,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二人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分别紧贴在起落舱的两边,避免自己掉下去。

眼见着飞机越升越高、速度越来越快,梁攀龙急中生智,赶紧死死抓住了起落架上的一截金属杆,而束清则什么都没抓到,根据梁攀龙回忆,他只看见对面人影微微一晃,束清就消失不见了......

飞机爬升过程中人掉下去是什么结果,大概也不用我多说,后来这名叫束清的男孩尸体被找到,其母夏某经过协商,获得赔偿7万元。

梁攀龙眼见伙伴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没了,心中作何感想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他后来接受采访时倒是回忆说:“我看到他掉下去,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当时我一点都不害怕,我想要是我也掉下去了,那就算是我倒霉。”

这小兄弟,嘴还真够硬的。

随着飞机爬升至平流层进入平稳飞行区,起落舱也收回了起落架并关上了舱门。舱内空间非常狭小,梁攀龙只能蜷缩在舱内,为避免掉出舱外,他不得不用双手紧紧抓住眼前飞机轮子上的金属杆。

万米高空的温度极低,一般在零下30—50摄氏度,例如珠穆朗峰海拔8848米,其峰顶温度就常年在零下三四十度左右。

除温度极低外,高空空气也相对稀薄,所以人在高空很难存活。今年4月尼日利亚发生了一起“扒飞机”事件,一名男子躲在起落舱里妄图从尼日利亚偷渡到荷兰,飞机经历近7个小时飞行后降落在阿姆斯特丹,该男子被人发现时已被冻成了一大块冰,完全失去生命气息。

但梁攀龙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却回忆说,自己在起落舱内并没有感受到“低温缺氧”的情况:“......我没有感觉到呼吸困难,里面不冷,而且还有点热,在最热的时候我还脱掉了一件衣服。”

缺乏相关知识的梁攀龙并不知道,当他在低温环境中感受到“热”的时候,其实已是无限接近鬼门关了。

当人周边环境的温度快速下降时,通常会引发人体体温调节中枢的“感知麻痹”现象,外界温度越低,人越会感到无比燥热甚至脱掉身上的衣服,所以我们经常会在新闻中看到有人在冻死后,身上却一丝不挂的报道。

梁攀龙说他在起落舱中感受到“热”,其实表明他当时的神经系统已经产生“低温麻痹”现象,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

还好昆明到重庆的航程较短,只有1个多小时,飞机在万米高空的平流层飞行时间并不算长,飞行高度很快下降,梁攀龙周边气温回升,才算捡回一条命来,不过就算如此,也堪称奇迹了。

当天9点半左右,3U8670航班抵达重庆江北机场,飞机开始降落,起落舱舱门也即将打开。

客机起落舱,如果里面有人,舱门一开人很容易掉下去。

此时舱内的梁攀龙完全不知道即将发生的情况,为更舒服地抓住金属杆,他已经改换姿势骑到了收入舱内的飞机轮胎上,因此在起落舱舱门忽然打开时,骑在起落杆轮子上的梁攀龙瞬间悬空!

不仅如此,他骑着的轮子开始向舱外落下,梁攀龙的身体也同样随着轮子一块伸出了舱外......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梁攀龙吓得魂飞魄散,此时他凌空挂在舱外的轮子上,客机高速飞行带来的罡风把他的脸吹得彻底变形,眼镜在他随着轮子伸出舱外时一下就被吹掉了,挂在轮子上的梁攀龙眼疾手快,竟然一伸手又给捞了回来。

在强烈的求生欲下,梁攀龙死命抓着飞机轮子上的金属架往上方的起落舱爬去,着着实实体验了一把数百米高空中攀爬飞机起落架的壮举。

历经九死一生,梁攀龙终于爬回了起落舱内,而他之前脱下的外衣则留在了起落架上,直到后来被江北机场的地勤人员所发现。

第三、梁攀龙后来怎么样了?

事件发生后,梁攀龙的大名瞬间传遍全国,包括海外媒体也竞相报道,无他,他的经历太过传奇,而且能活下来简直就是一场奇迹。

仅说爬高空高速飞行的飞机起落架这件事,我只是在枪战大片中偶尔看到过,现实中根本就没人这么干,但梁攀龙不但爬了,而且还成功了。

被救助人员救下后,梁攀龙算是活了下来,但这次“高空之旅”却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

事件发生后的一年里,梁攀龙的耳朵听力大幅下降,且经常出血流脓,经专家诊断,他患上了严重的航空性中耳炎,右耳耳膜内陷,左耳耳膜穿孔。此外,他的眼睛也经常看不清楚,晚上腿脚时常出现抽筋现象。

有鉴于此,梁攀龙父母曾向法院起诉,希望能获得一定赔偿,历经多次审理后,法院最终没有支持这一请求。一方面法院认为梁攀龙过错在先,正是因为其非法侵入航空器,才导致自身受伤,责任在己。

另一方面法院认为“任何人都不得从其错误行为中获利”,假如法院支持了梁家的赔偿申诉,那么很可能会造成他人“法律对扒机行为是默许的,而且可以从中获利”的不良主观印象,所以法院在判决时必须旗帜鲜明地表示“绝不认可、绝不鼓励”的态度。

最终经过协商,梁家获得了5万元赔偿,2006年后,梁攀龙耳朵大为好转,也不再出血流脓。

梁攀龙经此一事后,性格大为改观,之后再也没有“离家出走”之事,并向父母保证:绝不再让父母操心,立志考上大学。

此后梁攀龙重新改名、努力学习,中考时考了802分,考入怀化五中,不久后他又随父母迁入重庆,在当地帮助下进入重庆工艺美术学校就读,并最终顺利考上大学。

今年梁攀龙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在山城已是生根发芽,据我托人打听到的消息,他目前在重庆大渡口区开了一家宠物店,日子过得不错,当年那段“少年奇幻之空飘”经历,可能现在他自己回想起来也会趣而一笑吧。

文章来源:shenghuobao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