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全 > 利害 > 情怨 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站内搜索

女子不堪打骂伙同情夫杀死丈夫沉尸江底

作者:刘艺明  时间:2016-07-01
描述:通过走访,民警从邻居处得知廖某对妻子黄保帽很不好,经常打骂,邻居还看到黄保帽与一名叫农永生的男子有密切关系。
去年8月,一具绑在电动车上的男尸被发现漂浮在龙湾大桥桥底的水面上,而身上的1600元现金却分文不少。警方经过侦查后发现,这起凶杀案的重大嫌疑人,竟是死者的妻子黄保帽及其情人。死者的妻子黄保帽声称丈夫生前对她经常家暴,她不堪打骂于是和情人农永生一起“干掉”丈夫。而在庭审中,她又当庭翻供,称和农永生没有发生关系,一切都是农永生干的。记者昨日从佛山中院了解到,该院近日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农永生死刑,判处黄保帽无期徒刑。
 
案发:男子被绑电动车沉尸江底
 
2015年8月10日,禅城区南庄镇龙湾大桥底水道忽然出现一具男尸,接到报案后,民警赶往现场处置。该尸体的大腿被布绳捆绑,颈部还被一条绳子绑在了一辆电动自行车上。从这一情况来看,民警已经完全可以排除自杀或者意外溺亡,并将此案定性为谋杀案处理。
 
通过尸检民警还得知,该名男子生前曾遭人打击头颈部,不过这并非其死亡的真正原因。法医从尸体的肺组织、肝脏、肾脏中检出的硅藻,而这些硅藻与现场水样中的硅藻种类基本相同,也就是说,该男子很可能是被人打击头颈部失去反抗能力后,再被绑在电动车上,沉进江里溺水身亡的。
 
摆在民警面前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掌握死者的身份。虽然死者身上有钱包,但是里面没有任何的身份证件,而转机竟然出现在与该男尸绑在一起的电动车上。警方勘察时发现,该电动车尾牌上有销售电动车的商店地址,民警于是尝试前往该商店,通过查找购车发票,发现为名叫廖某的人购买。
 
民警于是找到廖某的妻子黄保帽,得知廖某已经失踪数日,最终通过黄保帽的确认以及和其儿子的DNA比对,民警确定了死者就是廖某。
 
侦查:死者妻子与情人有重大嫌疑
 
确定了死者身份后,凶手的作案动机成为了破案的又一关键。民警很快便否定了劫杀的因素,因为在廖某身上找到的钱包里,还有1600元现金。除去劫杀外,很可能就是情杀或者仇杀,熟人作案的几率大增。
 
通过走访,民警从邻居处得知廖某对妻子黄保帽很不好,经常打骂,邻居还看到黄保帽与一名叫农永生的男子有密切关系。另外,警方还从廖某的兄弟那里了解到,黄保帽在和廖某结婚之前,已经和别人结过婚,并且生了个女儿。廖某是初婚,并做黄家的上门女婿,他们后来生的一个儿子也姓黄。大约在去年8月8日前后,黄保帽用一个陌生电话告诉他,他们夫妻吵架,廖某因此离家出走了。
 
警方随后通过查询通话记录,发现在事发当月5日18时24分至19时43分,农永生与被害人廖某有三次互通电话,而在同月7日19时58分,廖某的最后一次通话,也是和农永生联系的。警方随后确定农永生和黄保帽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审讯:妻子不堪打骂要“干掉”丈夫
 
通过审讯,农永生承认了杀害廖某的事实。据农永生交代,他和廖某均是广西人。因为是老乡的关系,他认识了廖某的妻子黄保帽并渐渐熟悉起来。在聊天中,黄保帽谈到廖某对她很不好,经常打骂她,农永生就安慰和开导她,就这样两人关系越来越好,从2014年4月份开始还发生了性关系。
 
2015年8月初,廖某对黄保帽打骂得太厉害,黄保帽就产生要把廖某解决掉的想法,并为此找到了农永生。同年8月5日、6日,农永生都有约廖某出来,但当时因为那里灯光比较亮,而且在路边,所以就不敢下手。8月7日当晚9时许,他又约廖某夫妻去到隆兴河堤另一个靠河边比较凉爽的地点,三人一直在河边聊天,农永生还试图将廖某灌醉。
 
一直到22时多,黄保帽站起来,对农永生说要上厕所。这句话在农永生看来,就是暗示他要动手了,而在廖某看来,就感觉黄保帽连上厕所也跟他说,更确信他们关系非同一般。于是,农永生和廖某便争吵了起来,农永生用水管狠狠打击廖某的头部,将廖某打晕,然后将廖某绑在其电动车上一起沉入河里。之后,农永生载黄保帽到龙湾大桥上桥位的公路之后,就叫黄保帽自己离开,他一个人骑电动车沿公路回家。
 
黄保帽则交代,她和农永生认识一年后,因为她丈夫经常打骂她,所以她就找到农永生诉苦,于是两人就慢慢产生了感情,并多次发生性关系。廖某因为做上门女婿,觉得自己没有尊严,所以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会骂她,有一次酒后还拿出一把长刀威胁她,她才会找到农永生一起希望将丈夫打死。对于农永生要杀死她丈夫的想法,她后来是持默许的态度,并且在丈夫死后,还向丈夫的亲人打电话,以制造丈夫出走的假象。
 
黄保帽:“一切都是农永生干的!”
 
法庭上,农永生承认与黄保帽有不正当关系,而黄保帽则当庭翻供,认为自己从未与农永生发生过关系。黄保帽甚至还当庭将所有罪责推到了农永生身上,称自己没有杀害廖某的想法,也没有参与实施杀害廖某的行为,一切都是农永生干的。
 
农永生表示,自己患有抑郁症,案发时可能处于发作期。其辩护律师表示,有必要对农永生在犯案时的精神状况进行司法鉴定。另外,农永生主观上只是为了防卫,制止被害人的攻击行为,并非是要杀死被害人,最多也只是构成故意伤害罪及过失致人死亡罪。
 
法院认为,农永生在开庭过程中,表达清晰、语言流畅、情绪稳定、意识清醒,在庭审中表现形态、对答情况等无异常,结合农永生指认现场等因素,均没发现有精神病性的症状,没有充分理由怀疑其有精神病。农永生邀约被害人廖某到预定地点,有预谋杀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后将廖某打晕后仍将其绑在电动车上沉入江中,这一行为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法定条件。
 
法院还认为,黄保帽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的故意十分明显,这体现在:黄保帽一直在河堤上观看,无任何制止行为,并一同驾车逃离现场;作案后农永生、黄保帽均没有报警,黄保帽还谎称廖某离家出走等,客观上黄保帽为农永生实施杀害廖某的行为提供了帮助。黄保帽虽未直接动手杀害被害人,是共谋参与者。
 
一审:农永生获死刑黄保帽无期
 
佛山中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农永生、黄保帽无视国家法律,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
 
黄保帽在与被害人廖某的婚姻关系之外保持与农永生的通奸关系,存在过错,而廖某之所以会打骂被告人黄保帽,不能排除是因为廖某生前对黄保帽与他人之间的奸情有所察觉所致,且无充分的证据证实廖某的打骂已威胁到被告人黄保帽的人身安全,因此,廖某对引发本案不存在刑法上的过错,不能以此为由对两人从轻处罚。
 
法院还表示,农永生、黄保帽事前合谋杀害被害人,农永生将被害人打晕后捆绑沉入河中,意图逃避法律的制裁,其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极大,犯罪手段极为凶残,情节极为恶劣,后果极其严重,尽管农永生归案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供述其罪行,亦不足以减轻其罪责。据此,法院一审判处农永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黄保帽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
  • 妻子要嫁人 丈夫泄愤驾车撞死7行人
  • 女子加油站打手机引发闪爆 全身60%烧伤
  • 家常小吵动刀子 妻子接孩子放学被丈夫抹脖
  • 遭遇合租男子性侵的女子被装进行李箱丢路边
  • 女子夜跑被专业骑行自行车撞倒 当场死亡
  • 女子谎称另结新欢考验爱情 男友砍断假情敌手臂
  • 女子虚构能帮人上军校等诈骗346万元
  • 女子带10岁表妹约见网友遭强奸抢劫
  • 丈夫因与妻子感情不和 欲寻死开车连撞数车
  • 丈夫因与妻子感情不和 欲寻死开车连撞数车
  •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