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全 > 抢夺 > 骗抢 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站内搜索

三轮车夫骗取女乘客信任奸杀抛尸

作者:周晶晶 付静宜 乐峰  时间:2016-11-27
描述:一路上,女孩在后座玩手机,吴启松有意无意地搭讪,很快就摸清了其此行目的。听说小雨要面试多家企业,吴启松主动提议“当专车”,一家家载她过去面试。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2016年8月30日早上,刚下夜班的小美和男友阿良回到出租屋,看到室友小雨正准备出门。小雨没有背包,只拿着手机,说要出去吃早餐。谁知,她一走就再也没能回来。
 
江中浮尸
 
9月2日清晨,湖北武汉,船员姚先生如往常一样,七点起床洗漱。他站在趸船三楼洗手间,顺着窗外四下张望,忽然发现岸边江堤水草丛中,飘着一个“人”。起初,他怀疑是人体模型,便叫上同事到船边察看,结果竟然是一具尸体!
 
接到码头水域发现无名女尸的报警,长江航运公安局武汉分局迅速派员赶到。经现场勘查,确认尸体上身穿白色短袖,下身赤裸,腹部有两道长约二十公分的刀口,口、鼻处均贴着透明胶带,没有其他随身物品。尸检结果表明,死者符合“掐颈机械窒息死亡,死后抛尸水中”。
 
为尽快查清死者身份,警方通过失踪人口排查和DNA鉴定技术最终证实,受害者是三天前失踪的19岁打工妹小雨。
 
火速破案
 
2015年7月,湖南妹子小雨来到武汉,在汉南区一家汽车配件公司工作。她和男友阿强及另一对情侣小美、阿良在单位附近合租一套两室一厅。四人年纪相仿,又是同事兼同乡,一直相处融洽。在大家眼里,小雨心地善良,性情友善,很少与人交恶。
 
案发不久前,小雨辞职在家。案发前一晚,阿强和小美、阿良都去上夜班,待阿强第二天早晨下班回家,已不见女友身影。小美告诉他,小雨出去吃早餐 了,他就没再追问。中午12点,阿强打电话询问女友行踪。手机接通后,小雨说“自己在外面”“等一下就回”,他便放心地回房补觉。
 
天色渐晚,阿强一觉醒来已是晚上8点,小雨依然没有回,再打电话,手机已经关机。
 
这天晚上的夜班,阿强有些魂不守舍。他不停地通过手机、微信、QQ等方式联系小雨,都没有回音。第二天,阿强继续扩大寻找面,却仍一无所获。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下午2点,他委婉地通知了小雨远在家乡的父母,并到辖区派出所报案。
 
直到当晚小美带回同事的消息,阿强才知道,小雨头天是出去找工作了。据一位同事回忆,8月30日上午,他俩曾在街上碰到,小雨说自己要去工业园一家公司应聘,便匆匆离去。
 
按照同事提供的地址,9月1日,阿强和小美、阿良来到该公司,寻找小雨下落。值班保安翻看登记后,确认小雨30日上午曾经来过并填写了简历,可惜未被录用。
 
9月2日,确认小雨遇害后,警方找阿强等人了解情况,并根据他们的描述,调取了沿途监控录像。很快,一辆红色三轮摩托车进入了警方视野。
 
证据显示,失踪当天,小雨曾到工业园三家公司求职,均无功而返,沿途乘坐的正是同一辆红色三轮车。经过排查,警方锁定三轮车主“阮某”。
 
9月4日晚5时许,“阮某”在武汉市汉南区月亮湾路被长江航运公安局武汉分局抓获。经审讯,“阮某”对自己强奸、杀害小雨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带着警察到自己作案、抛尸、丢弃证物的现场一一指认。
 
杀人抛尸
 
“阮某”本名吴启松,初中文化程度,现年48岁,已婚,育有两女,湖北麻城人。
 
小雨的悲剧,始于她坐上吴启松的三轮摩托车。
 
2016年8月30日,小雨在租住地附近吃完早餐后,决定去工业园求职。由于对公交路线不熟,她选择搭乘三轮车前往。从公交站台到目的地,前两辆车报价25块,小雨觉得贵了。第三辆车主人正是吴启松,他只收20元,小雨上了车。
 
一路上,女孩在后座玩手机,吴启松有意无意地搭讪,很快就摸清了其此行目的。听说小雨要面试多家企业,吴启松主动提议“当专车”,一家家载她过去面试。
 
从上午9点40分到11点,小雨接连跑了三家工厂,都没有找到合意的职位。她进厂面试时,吴启松便在门外等候,其热情周到的“服务”,渐渐赢得了小雨的信任。
 
时近中午,看她情绪低落,吴启松主动表示请吃饭,便载着小雨往回走,来到老客运站附近一家小餐馆。吃饭时,两人相谈甚欢,吴启松还喝了点酒。小雨存了吴启松的电话号码,说方便以后用车。
 
买单后,吴启松借口要把打包的菜先送回家,径直带着小雨来到其位于纱帽街的出租屋。
 
他继续哄骗小雨,说下午再带她出去应聘,“现在正热,先在房里午休一下,”说完关上门,自己躺在木沙发上午休。小雨无奈,只得侧着身子不脱鞋歪在床上睡。据吴启松回忆,这期间,小雨还用方言接了个电话,他没有听懂。
 
两个刚认识的单身男女就这样共处一室,危险正悄悄滋生。吴启松躺了一会儿,看着床上的年轻女孩,顿时心生歹念。纠结半晌后,借着酒劲血气上涌,他走到床边。
 
小雨警觉地睁开眼,吴启松把她按在床上,提出给500元发生性关系,遭到了小雨的激烈反抗。吴启松左手钳制住小雨挥舞的双手,右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致其晕厥。趁小雨丧失抵抗能力,吴启松侵犯了她。
 
小雨苏醒后,立刻喊道“要报警”。吴启松又惊又怕,心一横,再次死死掐住小雨的脖子……几分钟后,小雨乱蹬的双脚不动了。
 
确认人已死亡,吴启松把小雨抱到了木沙发上,拿宽胶带横向重叠封住其口鼻。怕尸体腐臭,他还搬来电扇对着吹。
 
桌上,放着小雨的随身物品,一部白色苹果5s手机、170元现金、身份证和一把钥匙。下午三点左右,吴启松骑车出门,先将手机作价50元卖给一家通讯器材店,再花2元在五金店购买了一个绿色蛇皮袋,之后就装作没事一样四处拉客,直至天黑。
 
借着夜幕的掩护,吴启松决定抛尸长江。他拿蛇皮袋套在小雨身上,把尸体搬上三轮摩托车,往码头方向驶去,沿途将小雨的裤子、鞋子、身份证分别丢弃。爬上江堤后,吴启松连袋带人一起推入江中。
 
当晚9点多,吴启松回到出租屋清扫案发现场,企图掩藏罪恶。
 
天网恢恢
 
随着调查逐步深入,另一宗发生在广州番禺尘封六年的强奸、杀人未遂案件,也再度浮出水面。
 
从2000年开始,吴启松一直和妻子在广东番禺打工,赚钱养活家中的老母亲及两个女儿,一直到2010年11月10日,他强奸了昔日同事,开始逃亡。
 
案发当日早上8点,从事摩托车拉客工作的吴启松在路上遇到了刚下夜班的小雅。两人曾在一间工厂打工,彼此相识,租住地也挨得很近。
 
好色的吴启松注意小雅已久,知道她和姐姐、姐夫同住,但此时家里没人。于是,他一路尾随小雅并跟她进入了房间。
 
见是“熟人”,小雅并未警觉,只是自顾自地准备烧热水洗澡,让吴启松离开。欲行不轨的吴启松突然发力,一手掐脖子,一手控制反抗,将小雅拖到床上掐晕了。
 
性侵结束,小雅尚未醒来。害怕事情败露,吴启松找来502胶水滴在其眼皮和鼻子上,后又担心她眼睛瞎掉,遂抱到卫生间冲洗眼部。热水让小雅手脚开始活动,吴启松拿起搪瓷缸重击其头部,两下又把她打昏了。
 
小雅的昏迷,反而保住了她的性命。临走之前,吴启松简单打扫了现场,扔掉了被害人的裤子、证件和手提包,拿走了她的手机。两天后,已应征到郊区做保安的吴启松听说小雅在医院醒来,指认自己强奸,便匆忙找朋友借了200元,连夜逃往武汉。
 
负案潜逃,吴启松不敢使用身份证,便化名“阮某”“李某”,在不需要身份证的地方打零工为生。
 
时间不长,他认识了时年34岁的服务员小艾。两人同居期间,吴启松坦露了自己的真实姓名,解释说“用假名是为了把年龄改小,好找工作”,小艾便没有追究。之后,吴启松搬到汉南居住,2015年7月开始从事三轮摩托运客生意,每天收入百余元。
 
2012年8月间,吴启松因意图调戏女邻居,被人家老公暴打。2016年7月,小艾对需所无度的吴启松忍无可忍,提出分手,他纠缠不成,只得作罢。遇到小雨时,吴启松恰巧单身。
 
对于吴启松的生活作风问题,房东杨女士也觉察到了。吴启松作案时的出租屋,是他2016 年8月26日以220元月租承租的。看房之后,吴启松以方便交流为名,加了杨女士微信,之后便时常搭讪骚扰,嘘寒问暖。一面之缘,杨女士对其印象并不好, 感觉“有点好色”。8月31日,不胜其烦的杨女士找了个理由将租金退给吴启松,收回了房子。她并不知道,吴启松之所以迅速搬走,是因为前一天他在这里杀了 一个年轻女孩。
 
8月31日下午5点,吴启松从纱帽街搬到了银轩路。自以为会和六年前一样躲过法律制裁的他,在之后两天如常上街载客。但人算不如天算,小雨的尸体并未像他所期待的那样沉尸江底,而是被警方发现。
 
当警察开始排查三轮车司机时,吴启松有些慌了。他对自己的车进行了伪装,想委托车行变卖后外逃。然而这一次,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2016年9月4日,吴启松落网。
 
悔之晚矣
 
因案情重大,公安机关邀请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提前介入、引导侦查。2016年10月11日,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奸、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吴启松批准逮捕。
 
在看守所里,记者见到了吴启松。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一米七左右的个头,精瘦、壮实,并不凶恶的脸上一脸漠然。长期从事体力劳动练就了他双臂的肌肉,可以想象,当这双钳子一样的臂膀控制住小雨、小雅时,她们根本无力挣脱。
 
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吴启松将强奸、杀人归咎于酒后乱性,辩称“要不是喝了酒也不会这样”。吴启松略显羞愧地讲述着自己的犯罪过程,双手微抖,不说话时则低头出神。谈起小雨,他悔恨不已,“别人那么信任我,我却做出这样的事,真是没脸回去见人了,不如跳进长江淹死……”
 
年轻生命的陨落,家属无助的眼泪让承办检察官心情沉重,“小雅、小雨的惨痛经历再次为所有欠缺防范意识的女孩敲响了警钟”,检察官提醒,“要提 高自己对危险的预知和反应能力,坚持不和陌生男子独处一室、不一个人去偏僻的地方、不随意透露自己的行踪、不轻易接受陌生人的恩惠,做好安全细节,让图谋 不轨者无机可乘!如果不幸面对性侵无法逃脱,要牢记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切忌像小雨一样激怒对方,尽最大限度保护自己,然后有效地保存、收集证据,在确保安 全之后第一时间报警。”
 
(文中除嫌疑人外均为化名)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
  • 小偷让三轮车夫帮忙把车子拉走
  •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