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人 > 疾病 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站内搜索

患者脑出血做开颅手术,目前已经昏迷450多天了

作者:辛颖 林孟筠  时间:2021-04-01
描述:手术开始后,取右侧卧位,垫头圈,右侧肩部被垫高。取右侧改良问号切口,露出颅骨,给右侧颅骨钻孔5枚,开颅。此时“核定头颅CT,确定脑内血肿在左侧基底节区,立即停止手术”,在请示主任医师宋波后,宋波亲自上手术台,将右脑的骨瓣回纳。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已经昏迷450多天了,躺在景德镇第二人民医院(下称“景德镇二院”)康复科病床上的章新安,经司法鉴定为“持续性植物生存状态”。他的家属和医院一直在争议赔偿。

2020年1月1日,57岁的章新安因脑出血进入景德镇二院急诊,CT检测显示,他“头部左侧基底节出血”,需要立即进行脑内血肿清除术。

于是,章新安立即被送入手术室。在经历了两场手术后,章新安陷入持续昏迷。

章新安弟弟章新进认为,“明明是左侧出血,为什么先开右侧。从上午10点多进入手术室到发现开错,已经是下午3点多,这对我哥哥的抢救能没有影响吗?”

景德镇二院医务科副科长黄鑫则告诉记者,“医院内部已经调查过,先开右颅是由于章新安出血量大,医生紧急调整手术方案,需要开右侧。但与患者家属沟通和手术记录中时出现偏差。”

家属向医院提出赔偿要求,双方经过数不清的沟通,却始终没有就赔偿方案达成一致。因为对家属坚称的“医生开错颅”,院方坚决否认,章新安成为植物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左颅出血为何先开右颅?

2020年元旦早上6点多,章新安在村里散步时突然感到头痛、恶心,吐了后就昏迷,一旁的妻子怎么叫他也没有反应,赶紧联系家人送医院。

此时,章新安的儿子章泽已经在景德镇二院规培实习第三年,“有个熟悉的人更放心些。”章新进帮忙联系救护车,直接开向50多公里外的景德镇二院。

两小时后,章新安被送到景德镇二院医院急诊科,检查发现双侧瞳孔对光反射消失,原本就有高血压病史的他,此时已进入极高危的高血压病3级,头部左侧基底节出血,立刻以“脑出血”转入神经外科,准备手术。

10点40分,章新安被推入手术室时,章泽也陪同进入。为章新安手术的主刀医生是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刘隆茂,第一助理是副主任医师罗云华,也是这次手术的记录者。

根据章新进向记者提供的手术记录,手术开始后,章新安取右侧卧位,垫头圈,右侧肩部被垫高。取右侧改良问号切口,露出颅骨,给右侧颅骨钻孔5枚,开颅。此时“核定头颅CT,确定脑内血肿在左侧基底节区,立即停止手术”,在请示主任医师宋波后,宋波亲自上手术台,将右脑的骨瓣回纳。

上述记录中还提到,当时医生如实向家属交代了手术情况。当天,医生又将章新安的左颅打开,清除脑内血肿。

黄鑫刚看到这份手术记录时也很困惑,他称,根据医院的内部调查,先开右颅是由于章新安出血量大,医生紧急调整手术方案,需要开右侧。

手术还在继续,但罗云华没有参与接下来的手术,在接下来的“脑内血肿清除术”手术记录中没有他的名字。这份由章新进提供的记录显示,参与医生是宋波、刘隆茂,万新红负责记录:同样是右侧卧位,取头部左侧问好切口,清除左侧基底节血肿约60毫升,止血后观察10分钟仍无出血,回纳骨瓣。

手术结束时,已经是晚上8点40分。章新进在晚上9点多才赶到医院,“手术过程中的沟通都是侄子章泽做的,手术中也没有医生和在家属等候区的嫂子沟通过。手术前,医生说过出血量三、四十毫升,没有那么多。手术中的时候告诉侄子说开错了”。

面对手术记录和患者家属的陈述,黄鑫解释称,当时患者出血量大,有80毫升,这时可以开对侧颅,防止“脑膨出”,这个手术方案院方也向其他专家求证过,这个理论在很多论文中也有体现,并不是开错边了。

“出血量在手术前是可以通过CT片测算的,根据图像和公示预估一个大概的值,基本上还比较准确。”一家脑科三甲医院的脑血管病中心主任在看过患者的CT片和手术记录后对记者分析,“如果是我来做,肯定会开左侧处理,通常情况下还是开同侧颅。如果颅压很高、脑膨出迹象非常明显的话,会考虑在右颅开一个孔,或释放一些脑脊液。”

记者拿到的一份手术安全核查表上,对章新安的手术部位做过两次核实,分别是麻醉实施前、手术开始前,但手术医师没有在表上签字。

对手术部位的复核,各医院有严格的流程。一位三甲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向记者介绍,在手术前要有四次核对,“术前,送手术的护士核对信息;进入手术室前,手术医生还要标记好手术的边侧;到手术室以后,在麻醉前还有一个三方的核对,由麻醉师、手术护士和手术医生执行;消毒后、做手术以前还要再核对一次”。

罗云华在2020年7月离开了景德镇二院。黄鑫介绍,是因家人生病离开,与这次手术无关。

无法推进的司法鉴定

经过十小时的大手术后,章新安的病情并没有稳定下来。第二天,1月2日中午11:39分,章新安的头部引流管再次出现血性液。根据当日病程记录,主任医师宋波在看过CT片后,判断术区出血量大,需要再次做脑内血肿清除术。

这次请来了南昌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江志群主刀,手术中章新安是平卧,头偏向右侧,露出左侧的头皮手术切口。手术后,章新安的脑出血稳住了,但是一直没有清醒过来。

“是否可以从植物状态苏醒,术后一两个月是关键时期。”上述三甲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分析,错过关键期后再醒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尤其是高血压脑出血的老年人,恢复力较差,长期昏迷的恢复几率更小。

术后的几天,章新安每天都要做一次脑CT,观察恢复情况。为了能够帮助章新安恢复,住院16天后,景德镇二院提出了转院治疗的建议。

“医生说这里的高压氧舱不行,帮忙联系了条件更好的杭州明州脑康医院”,2020年1月17日中午,景德镇二院提供救护车,派医生陪同到杭州,办转院手续。

在杭州治疗四个多月,章新安还是没有醒过来。章新进和家人商量后认为,“景德镇二院是有责任的,如果一直在外地也治不好,医院的责任就更说不清了”,于是在2020年5月,自己找了救护车,带着章新安回到景德镇二院。

这一次,医院没有同意他们再回到神经外科,而是安排在康复科住院。双方开始了漫长的沟通。

“景德镇二院在手术中究竟有没有过失,是否需要承担责任,只能由司法鉴定机构确认。想要启动司法鉴定,前提条件是医患双方同意,委托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委托鉴定。或者提起诉讼,由法院委托鉴定。”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医疗律师艾清对记者说。

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团通常会由3位—5位法医、临床专家组成,且为了避免利益关联,一些鉴定机构不承接本省的鉴定业务。不过,各地规定不同,比如江苏规定医疗纠纷司法鉴定中,临床医生比例要超过一半,且所有鉴定人员都会匿名。

章新进也咨询过律师,但最终没有选择上述两种方案,“我不是不想走法律程序,现在医院不承认有错,调解和诉讼都没有意义。我希望能尽快送哥哥去大城市治疗,打官司医院也还会找其他接口推脱责任,还不知道要拖几年”。

景德镇二院也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医院内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手术中可能是存在瑕疵的,所以我们也积极跟患者沟通,但是没有第三方鉴定,医院到底有没有错还不清楚,不能随便认定医务人员的过错,也不能随便定一个赔偿金额。”黄鑫说。

艾清分析,无论手术是否存在瑕疵,医疗责任鉴定最大的难点,还是确定医院的治疗行为与患者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

如果进入司法鉴定程序,手术记录法律效力其实是大于双方的口述效力。鉴定前也会举行听证会,听取医患双方的陈述与答辩,最终由鉴定机构的专家团给出意见。

记者根据现有资料询问多位专家,发现他们的意见并不都一致。

上述脑科医院心脑血管主任分析,患者的病情完全符合开颅手术的条件,即便医院开错了,也不能说是导致患者昏迷的原因。从CT看,患者脑部出血量比较大,出血的位置也是功能区,“术后二次出血,我认为这些可能是导致他术后恢复情况不理想的原因”。

至于先开右颅是否会耽误治疗时机,上述三甲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指出,“脑出血手术术前有较长延误时间,手术后病情恶化短期内又再出血的,可能会导致高血压脑出血预后很差。”

而上述脑科医院心脑血管主任则认为,脑出血的抢救时机是不同的,如果病人已经出现脑疝的症状、瞳孔散大,这就必须争分夺秒,手术越早越好,但如果仅仅是出血就不一定了,以前也有一种理论,脑出血6小时内不主张急诊开颅,要等平稳之后再开颅。

章新进也曾寻求其他的解决,景德镇市卫健委于2020年11月4日受理了他们的信访事项。接待章新进的一位邵姓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江西省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我们能建议的解决方案只有三种,双方协商、调解并委托司法鉴定、法律诉讼。对医院的调查由卫健委医政医管科负责。”

记者致电景德镇市卫健委医政医管科,回应称“这件事直接由科长负责”。截至发稿,医政医管科尚未答复调查进展。

赔300万还是30万?

章新安和妻子都是农民,此前以种地为生,有时间还去景德镇的瓷器店帮忙做点零活,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章新安的兄弟姐妹都不在村里,所以在家中90多岁的母亲也一直由章新安照顾,儿子章泽在2020年刚刚考上医学研究生,现在广东读书。

章新安陷入昏迷后,妻子要在医院照顾,家中一下断了生活来源。“在医院,每天请一个护工是220元,有时照顾不过来还需要2个护工。虽然医院承担了八、九万元的护理费,但根本不够开销的。按中国人均寿命,我哥还能活20多年,医院之前说过免医药费,赔30万元。那后续怎么治疗办?”章新进说。

2020年12月底,章新进决定给章新安做伤残等级鉴定,作为要求医院赔偿的依据之一。

江西景德镇司法鉴定中心吴慧文来到医院时,感觉章新安的妻子已经很疲惫了,请了两个护工帮忙。“伤残等级鉴定,由当事人委托即可,不需要医院同意。鉴定过程中,所有的住院、手术记录我们都检查过原件,保留复印件后,再返还给当事人。”吴慧文告诉记者。

最终,江西景德镇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中,确认章新安脑损伤并遗留持续性植物生存状态,评定为一级伤残。同时,他当前的护理等级为完全护理依赖,后续仍需约4万元的颅骨修补费用和两年内每月1500元的康复费用。

章新进向医院提出了300万元的索赔要求,但并没有告诉记者具体的算法。

根据江西省人才损害赔偿标准,结合鉴定结果,浙江鑫目律师事务所章李估算了章新安的总赔偿金额可能超过200万,其中包括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一级伤残赔偿金、生活护理费、后续康复费、颅骨修补费用和精神抚慰金。

“根据他的具体情况会有调整,但这是满打满算的赔偿额,最终要看医疗责任司法鉴定结果,确定医院承担责任的比例,乘以这个系数才是最终的赔偿金额的意见。”章李说。

“患者家属在不断的试探,已经从300万降到100多万元了。医院没有给出过具体的赔偿方案,因为患者家属不配合走法律程序。”黄鑫说。

纠纷迟迟不能解决,景德镇二院垫付的费用也越来越多。黄鑫告诉记者,从章新安住院开始就没有结算费用,照顾他职工家属,一直是打欠条,已经欠了60多万元,包括在杭州治疗时的10万元。但现在章泽已经毕业了,医院不能一直垫付。他们反而找媒体影响舆论,这是‘软医闹’。”

“我没有提过100万的赔偿要求,也不是医闹,一次都没有去医院闹过事、吵过架,每次都是去谈解决方案的。该付的住院费会付,我要钱是给哥哥去看病,我也不是一定要这么多,但医院得先承认错误。”章新进说。

黄鑫希望能够进行医疗纠纷调解或者法律诉讼,由第三方裁定医院有没有责任,多大的责任,赔偿多少金额。

据黄鑫介绍,景德镇市卫健委、市委政法委都在关注这件事,如果患者一直不配合走法律程序,“那医院就要以拖欠60多万元医药费为由起诉患者家属了,通过这种方式走到法律途径上来。”

双方对“责任”都有自己的一本账,但这本账能否在司法鉴定中转化成现实还不能确定。(文中章泽为化名)

要害点:医生首位是要保证睡眠充足,其次才是工作。像这个把左右弄错,主要跟医生精神状态不佳有关,这种是很容易有点儿闪失即会搞错的。

文章来源:shenghuobaodian.com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
  • 冬天寒冷大脑血管收缩 加强头部保暖预防脑梗死脑出血
  • 鼻子经常出血要当心 这很可能会继发脑出血
  • 急症时的救护:脑出血患者搬运过程中不能颠簸
  • 老人在熟睡中受到惊吓容易发生脑出血
  •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