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首页 > 生活实录 > 生活文摘

家族里的老二老三老四老五接连奇亡,但唯独老大没事

作者:王漫琪 王泽弘 蔡胜龙 巢晓  时间:2021-04-18
描述:黄振贵不时抱着头,说自己一想事脑袋就一片混乱。他只称没有想到是大哥做的,现在他也没有什么要求,对大哥也谈不上恨。自从黄振秋被抓后,他的四个孩子有时会到黄振贵家吃饭。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7月15日凌晨1时左右,揭阳市大南山华侨管理区詹厝葛村,村民黄仁发和妻子黄雪桂收工回到家中,喝了点晚饭吃剩的白粥后,突然手脚抽搐,虽经抢救却双双不治。

这事虽让人悲哀,但更悲惨的是死者家属反映,该家族从2002年起陆续有人暴亡,至今已造成包括黄仁发夫妇在内的7人丧命,且死前症状相似。这一系列家族命案始终未找到有效线索,成为一宗8年“悬案”。

詹厝葛村中的一座两层半小楼,是死者黄仁发三弟黄振贵和四弟黄振河的家。新楼房建成仅两三年,由在江西做生意的黄振河出资兴建,接到哥哥嫂嫂离世的噩耗,黄振河昨天一早就赶回了老家。记者走进这栋小楼时,黄振贵、黄振河兄弟俩和几个亲戚正在客厅里坐着,神情悲戚。

黄振贵清楚地记得,他接到二哥黄仁发最后一个电话的时间是7月15日凌晨1时25分:“马上来我家……家里有事!”话筒那头传来黄仁发急促的声音。

从自己家里赶到二哥家,不过数百米之遥,黄振贵一进门,就看到二嫂黄雪桂倒在地上,两眼发直,手脚抽搐,浑身颤抖;黄仁发抱着妻子,正用筷子撑开她的嘴巴防止其咬舌。黄振贵吓呆了,手忙脚乱地帮忙救人。黄仁发当时脸色也很难看,似乎正强忍着痛苦,同时一边打电话向堂兄、詹厝葛村委副书记黄清泉求救,黄振贵听到黄仁发说:“吃了些剩粥,感觉不对劲,怀疑有人投毒……”话还没说完,黄仁发突然惨叫一声倒了下去,也出现了与妻子同样的症状,人事不省。

救护车到达后,雪桂经医生诊断已告不治,黄仁发则被送往医院急救,最终在当天凌晨4时多因抢救无效身亡。

家族七人诡异离世

黄仁发夫妻的突然离世,让黄家上下弥漫着一层诡异的气氛:算上黄仁发夫妇,从2002年至今黄氏家族已有7人相继暴亡,而死前症状如出一辙。家属怀疑,这些逝去的亲人可能都是中毒身亡。

在黄氏家族“死亡名单”中,另外5名死者分别是老二黄仁发的小女儿,老三黄振贵的妻子、4岁的女儿和三个月大的小儿子,老四黄振河的7岁儿子。

记者在采访中获知,老三黄振贵竟然是该家族中第一个疑似中毒而大难不死的人。据黄振贵回忆,2002年夏天的一天傍晚,他在姐夫家吃饭,饭后刚回到家门口,突然感到双脚无力,眼前一黑就摔倒在地。过了一会儿,他自己清醒过来,发现嘴边有血,于是爬起身吐掉口中血水,还和一位路过的村邻打了个招呼。然而,当他转身回到家里时再次晕倒,幸而被回家的大嫂发现,及时送往医院才保住性命。

离奇的事情再次发生———黄振贵住院次日,其妻到医院照顾他,正当她拿着毛巾为丈夫擦脸时,突然间大叫一声瘫倒在地,手脚抽搐颤抖,牙关紧闭,医生赶忙抢救,保住了她的性命。黄振贵告诉记者,自那以后妻子身体较从前要虚弱得多,经常头晕、乏力,最终在2007年的正月初三,再次“抽搐”,死于家中。

据黄振贵、黄振河兄弟俩介绍,从2002年至2007年间,他们的4个孩子先后因“相同的病”去世,却一直找不出原因。但从2007年以后直至黄仁发夫妇暴亡,家族里未再发生过类似情况。

这个家族连续发生的离奇死亡事件,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

2007年黄振贵妻子突然离世后,当地有关部门将黄家的事件上报,广东省卫生厅曾会同揭阳市卫生部门派出调查组到场调查。据知情者透露,黄氏家族有8名成员接受了血液抽检,化验结果显示,包括黄振贵在内的6人血液中发现有鼠药残留成分。

其实,黄仁发夫妇出事之前已有征兆。据家属介绍,今年端午节黄仁发拜完神后,看到饭锅边缘和锅内米饭的表面有些白色粉状物,当时他以为是飘落的香灰,就把米饭舀出来给鸡吃了,结果第二天家里的鸡全部死亡。事发后,黄仁发把情况告诉了家人和村委会,村干部告诫黄仁发,以后要加倍注意饮食。

黄仁发夫妇同日死亡后,揭阳警方迅速介入调查,并从死者装剩粥的锅里发现了白色粉末状的可疑物。据了解,锅中白粥是事发前的14日下午由黄雪桂做好的,留着给家里的两个孩子当晚饭,但儿子没吃,女儿吃了一口后发觉变味就吐掉了。另据知情者透露,警方勘查过程中,在死者家门口发现了一张被揉成团的挂历纸,纸上也粘附有白色粉末。

问题是否就出在这些有“可疑粉末”的剩粥里呢?有关部门正在侦查中。

黄家是否平时与人有怨隙?黄振贵等人连连摇头,说他们家在村中从未与人结怨,而且家族内部关系也很融洽。詹厝葛村是大南山侨区一个有300多户、1000多人口的村庄,村民以务农、种植果园为主。“这些年来我们村很少有人争吵或斗殴。”詹厝葛村村委主任黄某告诉记者。记者留意到,居委会门口墙上挂着“建设平安村”的牌匾。

如此宁静的小村庄,为何连发如此惨剧?一家7人离奇暴亡,究竟是人为投毒还是另有蹊跷呢?

警方经侦查后,初步确认重要嫌疑人是死者黄仁发的大哥黄振秋,目前疑犯已被控制。与此同时,该案件也带来诸多疑问:如果黄振秋是真凶,究竟为何要置嫡亲于死地?其他3兄弟家中陆续有人暴亡,为何没人报警?8年来唯独老大一家平安无恙,为何他从未被怀疑?

记者赶到大南山华侨管理区詹厝葛村,黄振秋家两层高的小楼已经人去楼空,记者看到他家窗户的玻璃都被敲破,入口的铁门一端固定栓也被掰断,铁门甩落在一边。

附近住户介绍称,老二黄仁发的妻子黄雪桂也是本村人,7月15日黄雪桂吃了被下毒的毒鼠强后身亡,前日她娘家的人因此带棍棒到黄振秋家打砸泄愤。

黄家四兄弟住处相距都不过百米,昨日受害者黄仁发家两扇木门上依然贴着封条。

在老三黄振贵家,记者看到这位身材瘦弱的庄稼人双眼布满血丝、精神困倦。他说自从2002年中毒进医院治疗后身体一直很差。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黄振贵不时抱着头,说自己一想事脑袋就一片混乱。他只称没有想到是大哥做的,现在他也没有什么要求,对大哥也谈不上恨。自从黄振秋被抓后,他的四个孩子有时会到黄振贵家吃饭。

7月17日,黄振秋妻子由于对案件毫不知情被派出所放出来,黄振贵说大嫂到他家吃过一次饭,“她对整个事情都不知道,如果她知道的话,一定会阻止他(黄振秋)。她到我家的时候很伤心,我不好问她什么事,她也是无辜的。”黄振贵称现在不知道大嫂和几个孩子住在哪里,村里人也称事发后都没有见过他们。

村民:疑凶与男死者关系最好

据村民介绍,黄振秋今年42岁,有4个孩子,最大的已经20多岁,有两个在读书,另有两人已经辍学打工。

“黄振秋身材矮小,头发有些卷曲,由于小时候家里穷又是家中老大,没有读过什么书。黄振秋平时做建筑工,农忙时节就在家务农。”

村民称黄振秋人很老实,不爱赌博,也从未跟人发生口角打架,只是喜欢喝酒,性格也比较孤僻、不爱说话,“他只跟几个兄弟还有工友在一起比较多,别人跟他说话,他就斜着眼睛看着你,也不爱搭理。”其工友也称黄振秋话不多,但干活很卖力,由于做事勤快,家里经济还可以,跟老三分开住后,自己盖起了两层的楼房。

亲友称黄家几兄弟关系其实很好,黄振秋经常跟几个弟弟一起喝酒,尤其是跟老二黄仁发的关系最好。平时其他兄弟家里有什么事,黄振秋也都愿意帮忙,包括自己的弟弟和孩子被下毒送医院急救时,黄振秋都亲自带钱送他们到医院。因此大家都称黄振秋被抓后,很难想象就是他下毒,但黄振秋却自称自己早就准备被抓。

大多数村民都对受害的老二黄仁发夫妇表示可惜。村民说,黄仁发为人老实,喜欢说笑,“没有什么脾气,对每个人都很好。”黄仁发有3个小孩,现在都还在读书。夫妇两人身亡后,孩子们目前寄宿在老三黄振贵家。孩子们以后怎么办,黄振贵称也不知道,他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也中毒暴亡,自己还落下一个多病之身,不能干力气活,谁去养活这三个孩子。

谈到三个因此破碎的家庭,村民们唏嘘感叹,都说想不清楚黄振秋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下毒动机 积怨难道就是10年前的2500元

揭阳警方有关人士透露虽然杀人疑凶已经浮出水面,但案件目前还处于查证阶段。如果黄振秋是真凶,他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将嫡亲兄弟毒死?

“黄振秋性格孤僻,不喜欢和人沟通。”村民认为黄振秋虽然人看起来很老实,但什么都藏在心里。共事多年的工友称黄振秋精神上并没有问题,只是做事有时比较偏执,脾气挺犟,怎么说都不听,一说他还跟你发脾气。“可能是他一时想不通,兄弟间又有怨恨,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有村民说,黄家兄弟的积怨可能是在10年前其父亲去世时引发的口角开始的。知情人表示,其父亲去世时并没有留下多少遗产,在家人料理后事时不够钱,黄振秋作为兄长被要求多出了2500元钱,但当时黄振秋经济并不宽裕,兄弟间于是发生口角,后来黄振秋还是从其丈人那里借钱。此事后来谁也没有提起,但10年来黄家兄弟都和睦相处,再未出现争执,有村民认为如果黄振秋有作案动机,可能就是从这引起。

案情回顾

疑凶承认在亲弟弟家下毒

黄仁发夫妇是在7月15日凌晨时中毒身亡,村民称,事发第二天,有100多名公安干警、卫生部门工作人员以及法医到村里封锁现场调查,当晚8时多黄振秋就被警方控制。

据知情者介绍,当晚黄振秋先被押到村公所,村委会有人问他是不是被人打后被迫承认的,“他说话就跟平时一样,很冷静,自己说老鼠药就是他放的,还说其实在端午节就已经准备被抓了。”知情者还向记者讲述黄振秋在黄仁发家下毒的过程。黄振秋说,7月14日下午,他在老三黄振贵家喝茶,同时在场的还有黄振贵的姐夫。喝完茶后黄振秋径直走到老二黄仁发家,当时只有黄仁发的儿子在家,黄仁发刚好到葵潭贩卖荔枝。黄振秋进门后趁人不注意,在墙上撕下一张挂历,将两小包毒鼠强粉末倒在一起后放到锅里,然后出门将挂历塞在门前的墙缝里。这张挂历后来被警方找到,并作为证据。

知情人透露称,黄振秋一共购买了4小包毒鼠强,在黄仁发家用了两包,前日警方带其指认现场,根据他的供认又在他家找到另外两包毒鼠强。

曾在老三家找到过毒鼠强

为何这个家族8年来陆续有人离奇暴毙却未能阻止?黄家的亲友说,在黄振秋和老三住在一起时就有人因为吃了被下毒的粥身亡,但也有人吃了粥没事。这一家人又跟人无冤无仇,谁也没想到是有人故意下毒,受害者的死亡症状又跟患羊癫疯相似,因此大家以为死者是患癫症身亡。同时每次受害者“患病”送医院,黄振秋都忙前忙后,并亲自送伤者到医院,虽然在抽检血液时只有黄振秋一家没事,但大家从未对他有过怀疑,被抓后大家也都表示难以相信。

亲友说其实2007年黄振贵妻子暴亡后就报过警,当时省疾控中心派人到村里调查,后来在黄振贵家里找到一小包毒鼠强,以为这就是导致死亡的原因,由于黄振贵本身是受害者,调查最终不了了之,但疾控中心的人称一发现异常情况就要立即上报。该说法也得到村委会黄主任的证实。而从2007年省疾控调查后至黄仁发夫妇暴亡,整个家族并未出现同样的情况,大家都还以为事件已经平息了。

毒鼠强是一种毒性剧烈的鼠药,自2003年开始就被列入“禁用剧毒化学品”的范围,农业部、公安部等九个部门也下发了清查收缴的通告。

但据记者了解,目前市面上还在流通这种剧毒鼠药。詹厝葛村的村民称,鼠药分为两种,一种是粉末状的毒鼠强;另一种是商家将米糠掺了毒鼠强后再出售。由于田地老鼠多,农民大都会买鼠药,但大家都知道毒鼠强有剧毒,一般不敢在家里使用。

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是在葵潭镇上的街市买到毒鼠强,“几个商铺都有卖”。一位村民还给记者出示刚买到还未开封的这种鼠药。记者看到鼠药用透明胶袋密封,另有一张纸多层包叠,毒鼠强呈黄色粉末状。村民称一小包毒鼠强的售价是一块钱,这包不到一克的粉末可以掺加一斤米糠,足够毒死一亩田地的老鼠。

本文摘自:羊城晚报、信息时报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