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环境 > 场所 > 公共 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站内搜索

居民下水管道弥撒硫化氢气体,38人中毒4人死亡

作者:颜星悦 陈媛媛  时间:2021-02-07
描述:山东省诸城市舜王街道箭口村发生一起违法倾倒化工废液事件,废液产生的硫化氢气体通过下水管道进入村民家中,造成38人出现中毒症状,其中刘忻的父母、爷爷和妹妹4人抢救无效相继死亡。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1月31日清晨,刘忻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大姐快回来,爸爸妈妈不行了”。当天凌晨,山东省诸城市舜王街道箭口村发生一起违法倾倒化工废液事件,废液产生的硫化氢气体通过下水管道进入村民家中,造成38人出现中毒症状,其中刘忻的父母、爷爷和妹妹4人抢救无效相继死亡。

早在事发前半个月,就有村民不止一次闻到“臭气”,还有人在1月13日致电诸城12341民生服务热线反映过相关情况。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生事故的厂房曾几经转手,房东最初把厂房当作“设备仓库”出租给本地人,“毒气事件”发生后,房主才知道厂房已被转租,仓库最后为谁所用,用作何途他均不得而知。

2月4日傍晚,诸城市人民医院。刘忻和未婚夫孙韬在弟弟刘小龙的病房里吃了一顿饺子。饺子是医院统一发的,刘忻没什么胃口,孙韬吃着吃着,眼泪掉在碗里,今年的小年夜比往年冷清太多。

刘忻今年26岁,是家中的长女,下面的妹妹和弟弟都还在上学,刘小龙比她小十岁,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这几天,刘忻一直在弟弟的病房里住着,24小时陪着刘小龙,晚上跟弟弟挤在一张床上睡。在她看来,弟弟平静得有些异常,他总是拿着课本,但似乎什么也没看进去,有时候刘小龙说“这就像梦似的”,有时候他又说“已经接受现实”。刘小龙越是这样平静,刘忻越是担心,她尝试着让弟弟“哭出来”,但没有成功。心理创伤科的心理医生告诉刘忻,弟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的心理疏导。

现在的刘忻一刻也不想离开弟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1月31日,早上七点零六分,睡梦中的刘忻被电话吵醒,“大姐快回来,爸爸妈妈没了。”电话中弟弟语无伦次,刘忻一下子懵了,让弟弟身边的舅舅接电话,舅舅没有具体解释原因,只是让刘忻快回箭口村。

箭口村位于山东潍坊诸城市,刘忻家就坐落在G341胶海线国道旁边。刘忻父母靠经营一家小澡堂,将姐弟三人抚养长大。刘忻的母亲给村民们理了20年头发,村民都说,夫妇俩过得很节俭。刘忻的母亲50出头,手艺娴熟,心地善良,一些搬到城里住的村民还时不时地会回到这家“澡堂子”,找刘忻的母亲理发,有时候忘了带钱也无妨。

接到电话后,刘忻和孙韬立刻打车,从潍坊前往诸城。走到五莲县和诸城市的交叉路口时,他们被交警拦下,“说是前方天然气管道爆炸。”孙韬回忆,九点三十分左右,他们赶到箭口村时,家屋附近拉起了警戒线,围着20来个消防员。父母和妹妹已被送往医院,刘小龙在村路口站着,戴着口罩,脸白白的,刘忻一把抱住了弟弟。

刘小龙向刘忻描述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情况。凌晨,刘小龙正把头蒙在被子里睡觉,他听见院子里有响声,没太注意,继续睡到六点多,闻到一股臭味。“他走到院子里面,发现我爸栽倒在地上,头上有一滩血,我妈也晕倒在院子里。”紧接着他跑去二姐的房间,二姐反锁了门,刘小龙打破窗户玻璃,“他说我妹还在睡觉似的,嘴里还嘟囔嘟囔着。”

很多村民闻到了刘小龙所说的“臭味”。

“有点像煤气的味道”,距离刘忻家两条巷道的王有良,在凌晨三点左右被臭气熏醒,他以为是自家煤气没关好,起来去厨房看了一眼,发现煤气根本没开,就回到床上继续睡,但是臭气仍然没有消散。“三点钟一直臭到六点,而且味道越来越浓。”王有良想起来还在后怕,“当时真是意识太差了,没想到这个臭气会要人命。我儿媳妇的银镯子都变黑了。”

1月31日,正好是箭口村的赶集日,早上六点路上已经有很多人。王有良也走出门,他发现外面的臭气更重,赶集的人们也在抱怨“怎么这么臭”、“这是什么味道”。刘忻家就在集市边上,刘小龙跑出家门求救,等到他再次回到家时,爷爷也已经失去了呼吸,随后,二姐被抬上救护车时也“不行了”。

此时,村民还不知道这个“臭气”是毒性气体硫化氢的味道。这种易溶于水的剧毒气体,在空气中的含量超过万分之五就足以致命。当天,不少村民的身体开始出现异样。

和刘忻家住同一巷的另一户村名同样中毒严重,一家四口中三人被送到诸城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此外,还有几十名村民出现头晕、恶心、腿发麻、嗓子哑、咳嗽症状。

王有良介绍,大多数出现症状的村民都住在刘忻家附近同一条巷道上,“那一排房子的下水管道通往国道上,和我们的是分开的,”他解释说,“毒气”是从下水管道里反味儿到村民家中,然后再飘散到村里。距离刘忻家更远一点的村民则反映那天闻到的臭气“比较淡”。

刘忻家的“澡堂子”提供洗澡和理发服务,开了二十多年,理发的价格只要8元一次,村里人大多数都来理过发或者洗过澡。“快到年边儿了,正是他们家澡堂子最忙的时候”,一位邻居说。

刘忻家的澡堂分成一格一格的单独小隔间,最多可以容纳20人左右洗澡。“家里澡堂的排水口和公路的排水沟是相通的。”孙韬猜想,自家受害最严重可能与家里排水管口多有关。

1月31日,箭口村村民被紧急疏散,每一家都被要求离开,晚上不得在箭口村过夜。一夜之间,箭口村变成了空村,家家闭户。

直到2月2日,一小部分村民才陆续回家,王有良和老伴也回到家中,儿子和儿媳妇则决定在亲家多呆几天,等到过年再回箭口村。

王有良事后回忆,这不是他第一次闻到这种臭气。他印象中这种味道从年初开始有过几次,都是在凌晨五六点钟。他早起的时候能闻到一股很淡的“类似煤气泄露”的味道,还有村民在1月13日致电诸城12341民生服务热线反映过情况。

王有良的老伴说,因为这个“毒气”之前没有害人,他们起初没有太在意。

“毒气事件”让春节前的箭口村气氛紧张,村子各路巷口都增加了人员把守,陌生人进村都会接受盘问,刘忻家门前的土地被挖开一圈,村民猜测这是为了防止污染扩散。

2月3日下午,箭口村的几条主路上空空荡荡,临街的店铺拉着卷帘门,少有店主开门营业。

离刘忻家不到一百米的理发店刚开门营业就停水了,这让老板有点犯愁,店老板说,在她店里染头发的老客户因为“毒气”去了医院,“本来年前是生意最好的时候,现在都没什么人。” 一名正在剪头发的高中生感觉箭口村变得死气沉沉,“好像连村里的狗都不行了”。

“这个味道都好几天了,一开始还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理发店老板说,“如果没发生中毒事件,都不知道附近新开了一个厂子。”

村民口中的“新厂子”实际上是一片废弃的厂房,位于刘忻家往西600米处左右,事后村民才知道,这片厂房正是“臭气”的源头。

诸城市副市长孟祥韬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据公安部门初步侦查,此案中,一伙犯罪嫌疑人非法租用闲置院落,在院落东墙附近设置一油罐,并在油罐内非法存储从外地私运过来的化工废液。犯罪嫌疑人趁夜深人静时,顺着油罐,沿着私埋的管道,在大门外西侧的一个井盖处进行偷排偷放。孙韬也从诸城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处得知,这是一个五人合伙的“散乱污”小作坊。

从厂外看,“小作坊”里有一间百余平米的平房,厂房门口挂着“丰昌机械厂”的牌子。工商信息显示,该机械厂法定代表人为李光亮。

李光亮告诉记者,“丰昌机械厂”已于去年九月搬离,工商信息也显示,丰昌机械厂于2020年10月进行了地址变更。

知情人透露,此处院落的房东名叫李士伟,是隔壁金鸡埠村村民。李士伟的二哥介绍,李士伟现住在诸城市区。早年,他曾与人合伙,用这个厂房做自来水管安装生意,“后来附近的水龙头都安装完了,就没再继续经营。”

箭口村“毒气事件”发生后,李士伟接到了警方的调查电话。“我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懵掉了。”李士伟透露,2020年12月25日他和同乡的村民李某签署租凭合同,将这片厂房出租,租期为一年。对方交了一万元,作为第一个季度的房租。

“他们说是作仓库用的,装供暖的东西,我以为是煤。”李士伟回忆,他在签订合同四天后还专程去厂房查看过,“的确全是供暖的东西。”一个礼拜左右,李士伟再去时,仓库门被上锁,他没能看到仓库里面的情况。10天后,李仕伟第三次去厂房查看时,连厂房大门都关上了。

“我们订合同订得很明白,违法的事不能干,伤害公共利益的事不能干,合同上都明确注明了这些。”李士伟说,他在接到公安打来的电话后,给李某打电话,才得仓库已经被再次转手。仓库最后被用作何用,李士伟也不得而知。

李仕伟说,在得知四位邻居中毒身亡后自己也很难过,不想多说话。目前,他已经把租赁合同等证据提供给警方,配合调查。

据警方通报,这个厂区的实际使用者为王某,是山东日照籍人,至于这批偷排的化工废液来自哪里,诸城市有关部门始终未公开透露。据央视新闻最新消息,截至2月3日上午10点,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23人。

提起犯罪分子,刘忻和孙韬难扼愤怒,“我们只有一个诉求,希望他们能面临最高死刑的判处。”

刘忻说,弟弟刚进行了高压氧的治疗,身体症状已经有所减轻,但是心理创伤可能还会长期伴随着他。事情发生后,孙韬在殡仪馆给刘忻的父母、爷爷、妹妹的遗体化了妆、穿上寿衣,举行了简单的告别。几位亲属的后事,还要等尸检结果出来后才能进行。

这几天,随着环境专家的清理干预,笼罩在箭口村的“毒气”渐渐散去,人们陆续回村。只是“澡堂”老板家的四口人再也回不来了。

此前,刘忻已经为春节开始筹备,她提前买了腊月二十七回家车票,还囤了旺仔牛奶、威化饼干和巧克力给弟弟妹妹当春节零食。“每年的年夜饭都是爸爸妈妈一起烧的,一定会有鱼和豆腐这两样菜。”往后,她再也吃不上了。(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刘忻、刘小龙、孙韬、王有良为化名)

文章来源:shenghuobaodian.com1月31日清晨,刘忻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大姐快回来,爸爸妈妈不行了”。当天凌晨,山东省诸城市舜王街道箭口村发生一起违法倾倒化工废液事件,废液产生的硫化氢气体通过下水管道进入村民家中,造成38人出现中毒症状,其中刘忻的父母、爷爷和妹妹4人抢救无效相继死亡。

早在事发前半个月,就有村民不止一次闻到“臭气”,还有人在1月13日致电诸城12341民生服务热线反映过相关情况。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生事故的厂房曾几经转手,房东最初把厂房当作“设备仓库”出租给本地人,“毒气事件”发生后,房主才知道厂房已被转租,仓库最后为谁所用,用作何途他均不得而知。

2月4日傍晚,诸城市人民医院。刘忻和未婚夫孙韬在弟弟刘小龙的病房里吃了一顿饺子。饺子是医院统一发的,刘忻没什么胃口,孙韬吃着吃着,眼泪掉在碗里,今年的小年夜比往年冷清太多。

刘忻今年26岁,是家中的长女,下面的妹妹和弟弟都还在上学,刘小龙比她小十岁,是家中最小的孩子。

这几天,刘忻一直在弟弟的病房里住着,24小时陪着刘小龙,晚上跟弟弟挤在一张床上睡。在她看来,弟弟平静得有些异常,他总是拿着课本,但似乎什么也没看进去,有时候刘小龙说“这就像梦似的”,有时候他又说“已经接受现实”。刘小龙越是这样平静,刘忻越是担心,她尝试着让弟弟“哭出来”,但没有成功。心理创伤科的心理医生告诉刘忻,弟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的心理疏导。

现在的刘忻一刻也不想离开弟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1月31日,早上七点零六分,睡梦中的刘忻被电话吵醒,“大姐快回来,爸爸妈妈没了。”电话中弟弟语无伦次,刘忻一下子懵了,让弟弟身边的舅舅接电话,舅舅没有具体解释原因,只是让刘忻快回箭口村。

箭口村位于山东潍坊诸城市,刘忻家就坐落在G341胶海线国道旁边。刘忻父母靠经营一家小澡堂,将姐弟三人抚养长大。刘忻的母亲给村民们理了20年头发,村民都说,夫妇俩过得很节俭。刘忻的母亲50出头,手艺娴熟,心地善良,一些搬到城里住的村民还时不时地会回到这家“澡堂子”,找刘忻的母亲理发,有时候忘了带钱也无妨。

接到电话后,刘忻和孙韬立刻打车,从潍坊前往诸城。走到五莲县和诸城市的交叉路口时,他们被交警拦下,“说是前方天然气管道爆炸。”孙韬回忆,九点三十分左右,他们赶到箭口村时,家屋附近拉起了警戒线,围着20来个消防员。父母和妹妹已被送往医院,刘小龙在村路口站着,戴着口罩,脸白白的,刘忻一把抱住了弟弟。

刘小龙向刘忻描述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情况。凌晨,刘小龙正把头蒙在被子里睡觉,他听见院子里有响声,没太注意,继续睡到六点多,闻到一股臭味。“他走到院子里面,发现我爸栽倒在地上,头上有一滩血,我妈也晕倒在院子里。”紧接着他跑去二姐的房间,二姐反锁了门,刘小龙打破窗户玻璃,“他说我妹还在睡觉似的,嘴里还嘟囔嘟囔着。”

很多村民闻到了刘小龙所说的“臭味”。

“有点像煤气的味道”,距离刘忻家两条巷道的王有良,在凌晨三点左右被臭气熏醒,他以为是自家煤气没关好,起来去厨房看了一眼,发现煤气根本没开,就回到床上继续睡,但是臭气仍然没有消散。“三点钟一直臭到六点,而且味道越来越浓。”王有良想起来还在后怕,“当时真是意识太差了,没想到这个臭气会要人命。我儿媳妇的银镯子都变黑了。”

1月31日,正好是箭口村的赶集日,早上六点路上已经有很多人。王有良也走出门,他发现外面的臭气更重,赶集的人们也在抱怨“怎么这么臭”、“这是什么味道”。刘忻家就在集市边上,刘小龙跑出家门求救,等到他再次回到家时,爷爷也已经失去了呼吸,随后,二姐被抬上救护车时也“不行了”。

此时,村民还不知道这个“臭气”是毒性气体硫化氢的味道。这种易溶于水的剧毒气体,在空气中的含量超过万分之五就足以致命。当天,不少村民的身体开始出现异样。

和刘忻家住同一巷的另一户村名同样中毒严重,一家四口中三人被送到诸城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此外,还有几十名村民出现头晕、恶心、腿发麻、嗓子哑、咳嗽症状。

王有良介绍,大多数出现症状的村民都住在刘忻家附近同一条巷道上,“那一排房子的下水管道通往国道上,和我们的是分开的,”他解释说,“毒气”是从下水管道里反味儿到村民家中,然后再飘散到村里。距离刘忻家更远一点的村民则反映那天闻到的臭气“比较淡”。

刘忻家的“澡堂子”提供洗澡和理发服务,开了二十多年,理发的价格只要8元一次,村里人大多数都来理过发或者洗过澡。“快到年边儿了,正是他们家澡堂子最忙的时候”,一位邻居说。

刘忻家的澡堂分成一格一格的单独小隔间,最多可以容纳20人左右洗澡。“家里澡堂的排水口和公路的排水沟是相通的。”孙韬猜想,自家受害最严重可能与家里排水管口多有关。

1月31日,箭口村村民被紧急疏散,每一家都被要求离开,晚上不得在箭口村过夜。一夜之间,箭口村变成了空村,家家闭户。

直到2月2日,一小部分村民才陆续回家,王有良和老伴也回到家中,儿子和儿媳妇则决定在亲家多呆几天,等到过年再回箭口村。

王有良事后回忆,这不是他第一次闻到这种臭气。他印象中这种味道从年初开始有过几次,都是在凌晨五六点钟。他早起的时候能闻到一股很淡的“类似煤气泄露”的味道,还有村民在1月13日致电诸城12341民生服务热线反映过情况。

王有良的老伴说,因为这个“毒气”之前没有害人,他们起初没有太在意。

“毒气事件”让春节前的箭口村气氛紧张,村子各路巷口都增加了人员把守,陌生人进村都会接受盘问,刘忻家门前的土地被挖开一圈,村民猜测这是为了防止污染扩散。

2月3日下午,箭口村的几条主路上空空荡荡,临街的店铺拉着卷帘门,少有店主开门营业。

离刘忻家不到一百米的理发店刚开门营业就停水了,这让老板有点犯愁,店老板说,在她店里染头发的老客户因为“毒气”去了医院,“本来年前是生意最好的时候,现在都没什么人。” 一名正在剪头发的高中生感觉箭口村变得死气沉沉,“好像连村里的狗都不行了”。

“这个味道都好几天了,一开始还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理发店老板说,“如果没发生中毒事件,都不知道附近新开了一个厂子。”

村民口中的“新厂子”实际上是一片废弃的厂房,位于刘忻家往西600米处左右,事后村民才知道,这片厂房正是“臭气”的源头。

诸城市副市长孟祥韬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据公安部门初步侦查,此案中,一伙犯罪嫌疑人非法租用闲置院落,在院落东墙附近设置一油罐,并在油罐内非法存储从外地私运过来的化工废液。犯罪嫌疑人趁夜深人静时,顺着油罐,沿着私埋的管道,在大门外西侧的一个井盖处进行偷排偷放。孙韬也从诸城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处得知,这是一个五人合伙的“散乱污”小作坊。

从厂外看,“小作坊”里有一间百余平米的平房,厂房门口挂着“丰昌机械厂”的牌子。工商信息显示,该机械厂法定代表人为李光亮。

李光亮告诉记者,“丰昌机械厂”已于去年九月搬离,工商信息也显示,丰昌机械厂于2020年10月进行了地址变更。

知情人透露,此处院落的房东名叫李士伟,是隔壁金鸡埠村村民。李士伟的二哥介绍,李士伟现住在诸城市区。早年,他曾与人合伙,用这个厂房做自来水管安装生意,“后来附近的水龙头都安装完了,就没再继续经营。”

箭口村“毒气事件”发生后,李士伟接到了警方的调查电话。“我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懵掉了。”李士伟透露,2020年12月25日他和同乡的村民李某签署租凭合同,将这片厂房出租,租期为一年。对方交了一万元,作为第一个季度的房租。

“他们说是作仓库用的,装供暖的东西,我以为是煤。”李士伟回忆,他在签订合同四天后还专程去厂房查看过,“的确全是供暖的东西。”一个礼拜左右,李士伟再去时,仓库门被上锁,他没能看到仓库里面的情况。10天后,李仕伟第三次去厂房查看时,连厂房大门都关上了。

“我们订合同订得很明白,违法的事不能干,伤害公共利益的事不能干,合同上都明确注明了这些。”李士伟说,他在接到公安打来的电话后,给李某打电话,才得仓库已经被再次转手。仓库最后被用作何用,李士伟也不得而知。

李仕伟说,在得知四位邻居中毒身亡后自己也很难过,不想多说话。目前,他已经把租赁合同等证据提供给警方,配合调查。

据警方通报,这个厂区的实际使用者为王某,是山东日照籍人,至于这批偷排的化工废液来自哪里,诸城市有关部门始终未公开透露。据央视新闻最新消息,截至2月3日上午10点,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23人。

提起犯罪分子,刘忻和孙韬难扼愤怒,“我们只有一个诉求,希望他们能面临最高死刑的判处。”

刘忻说,弟弟刚进行了高压氧的治疗,身体症状已经有所减轻,但是心理创伤可能还会长期伴随着他。事情发生后,孙韬在殡仪馆给刘忻的父母、爷爷、妹妹的遗体化了妆、穿上寿衣,举行了简单的告别。几位亲属的后事,还要等尸检结果出来后才能进行。

这几天,随着环境专家的清理干预,笼罩在箭口村的“毒气”渐渐散去,人们陆续回村。只是“澡堂”老板家的四口人再也回不来了。

此前,刘忻已经为春节开始筹备,她提前买了腊月二十七回家车票,还囤了旺仔牛奶、威化饼干和巧克力给弟弟妹妹当春节零食。“每年的年夜饭都是爸爸妈妈一起烧的,一定会有鱼和豆腐这两样菜。”往后,她再也吃不上了。(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刘忻、刘小龙、孙韬、王有良为化名)

文章来源:shenghuobaodian.com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
  • 咦,嘴唇咋成了粉红色,必定是在室内一氧化碳中毒了
  • 几个人连着洗热水澡,洗漱间一氧化碳会增高产生中毒
  • 生病查不出原因?家庭长期使用杀虫杀毒剂可致吸入性中毒
  • 腌菜存放过久滋生肉毒杆菌 凉吃可致中毒甚至丧命
  • 隔三差五吃海鲜鱼虾 汞慢慢积聚导致慢性汞中毒
  • 遇到毒气泄露的逃生方法与毒气现场的应急处理
  • 锡壶不锡壶竟然含铅 半年用它烫酒全家人喝出铅中毒
  • 忍着上太臭太刺鼻的厕所?当心被硫化氢(臭气)熏晕
  • 高温天车里长时间开空调易致一氧化碳中毒
  • 白果泡茶可致肝中毒 五种中草药最伤肝脏
  •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