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全 > 利害 > 加害 安全 | 健康 | 食物 | 常识 | 孩子 | 女人 | 生育 | 男人 | 老人
站内搜索

村民一个平常的举报,竟以涉嫌诬告关在看守所致其死亡

作者:津云新闻  时间:2021-03-16
描述:事发后,家属要求查看看守所监控录像,“监控只有从17号到前15天的,监控里父亲明显不舒服,经常用手摸头,可能是头疼,精神也不好,特别是9月16日晚上8点开始,父亲很痛苦的样子,用头顶着地,用头顶着床,还冲着门跪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在向看守所人员求助,一直折腾到凌晨,没看到医生出现的画面。
《生活宝典shenghuobaodian.com》讯  河南鹿邑县村民孙永初举报村干部违规,2019年8月9日以涉嫌诬告陷害罪被逮捕,羁押于鹿邑县看守所,9月17日,家人被告知孙永初在看守所发病,9月20日,67岁的孙永初死亡,孙永初去世后不久,爱人悲痛欲绝也因病去世。

父亲此前身体健康,他在看守所里经历了什么?孙永初的儿子孙华说,家人要找到父亲死亡的真相。

1、举报村干部结仇

孙华知道,父亲孙永初是个“眼睛里不容沙子”的正直人,但父亲的这股子“牛”劲,让一家人遭遇了灾难。

孙永初是地道的农民,靠着种地养活三个孩子长大,三个孩子成人后相继外出打工或嫁人,家中就剩下孙永初和老伴相依为命。

孙华是长子,十多年前到外地打工,每年回家的次数有限,2017年,他听说爸爸“惹”事了。

“我父亲和村里几个村民状告原村支书将大队的地划成宅基地卖给个人、房屋危改、低保和路灯安装补贴等事情。”孙华听说,因为爸爸和村民的举报,原村支书孙某才被撤销了职务。

孙华猜测孙某才对父亲一直心存记恨,在2018年的一次村里换届选举大会上,孙某才与孙永初发生了争执,双方撕打起来,孙某才将孙永初推倒在地,并用脚踢孙永初的腰部,导致孙永初多处骨折,被坚定为轻伤二级,孙某才被拘留。

2018年10月29日,鹿邑县人民法院出具《河南省鹿邑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显示,孙某才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父亲在医院治疗了两个多月,家人不想让事情闹得更僵,就和孙家调解,他们家赔付了一些钱,法院才判的缓刑。”孙华说,本来以为此事告一段落了,没想到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

2、以涉嫌诬告陷害罪被捕

2019年6月20日,后堂行政村村委会向鹿邑县公安局提交了《控告信》,信中称,2018年5月的换届选举中,孙永初由于投票行为不当,孙永初对选举工作造成严重影响。

2019年6月27日,孙永初被抓走。“拘留了7天,没给我们书面通知文件,7月3日刚被放回家,在家待了一天,7月5日又被抓走了。”孙华说,父亲被抓走时家中只有母亲,老人年迈,无法讲清楚事情的过程,家人也不知道孙永初被逮捕的具体情况。

2019年8月10日,孙永初收到鹿邑县公安局的《逮捕通知书》,通知书中称,经鹿邑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鹿邑县公安局于2019年8月9日以涉嫌诬告陷害罪对孙永初执行逮捕,羁押于鹿邑县看守所。

“家里人很着急,想先把父亲保释出来,再处理案子的事情。”孙华说,父亲身体一直很好,但被孙某才踏伤腰部后身体不如以前了,孙永初被捕后,孙华通过律师向看守所提交过取保候审申请,但以身体状况符合羁押条件为由被拒绝取保。

家人没想到,看守所认为孙永初身体状况符合关押条件,但一个多月后,孙永初却命丧看守所。

3、父亲命丧看守所,一月后母亲去世

2019年9月17日早上,孙华接到当地派出所电话,称其父亲孙永初生病,被送往周口市中心医院。

“我们在医院看到父亲,他已经没有意识了,医生正在抢救。”孙华说,父亲在医院ICU接受抢救,9月20日凌晨,医生宣布孙永初死亡,死亡诊断为:双侧额顶部慢性硬膜下血肿、脑梗死等,死亡原因为呼吸、循环衰竭。

2019年10月13日,在周口市公安局尸检中心,郑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孙永初的尸体进行尸检,11月13日,郑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被鉴定人孙永初符合双侧硬膜下慢性血肿引起颅内压增高、脑疝、昏迷,进而发生肺部感染,最终导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未检见孙永初有明显颅骨骨折,其慢性硬膜下血肿不符合严重颅脑损伤引起,但不排除由于头部“遇到轻微惯性力作用”导致其慢性硬膜下血肿。

厄运还没有结束,孙永初的离世给家人带来了无法承受的悲痛,孙华的母亲悲痛欲绝,2019年10月19日因突发脑梗也离开了人世。

4、家属申请国家赔偿

“父亲为何会在看守所生病后去世,他在看守所经历了什么?”孙华说,事发后,家属要求查看看守所监控录像,“监控只有从17号到前15天的,监控里父亲明显不舒服,经常用手摸头,可能是头疼,精神也不好,特别是9月16日晚上8点开始,父亲很痛苦的样子,用头顶着地,用头顶着床,还冲着门跪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在向看守所人员求助,一直折腾到凌晨,没看到医生出现的画面。”孙华说,家人认为父亲很早就出现了身体不适,看守所延误了他的治疗时间。

此外,孙华还发现了另一个疑点,“看守所每天有两个小时的放风时间,这两个小时内,关押的人员离开房间,但是监控只有房间内的,离开房间的时间内父亲是不是遭遇了什么。”

孙华认为看守所对孙永初的死亡负有责任,2020年6月12日,孙华向鹿邑县公安局提出刑事国家赔偿申请,请求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40多万元。

2020年6月28日,鹿邑县公安局出具《国家赔偿决定书》,决定书显示,鹿邑县公安局认为在孙永初被羁押期间不存在国家规定的侵犯人身权行为,孙永初的死亡与鹿邑县公安局依法办案不存在因果关系,决定不予赔偿。

鹿邑县公安局出具《国家赔偿决定书》

对于此决定,孙华向周口市公安局提出复议,2020年9月10日,周口市公安局出具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中显示,周口市公安局认为,鹿邑县公安局作出的决定适用法律错误,责令鹿邑县公安局重新作出决定。

周口市公安局出具《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责令鹿邑县公安局重新作出决定

5、坚持追讨真相

“周口市公安局责令重新作出决定,但鹿邑县公安局说父亲是正常死亡,多次要求私下调解。”孙华说,父亲和母亲在一个月内相继离世,父亲如今还在殡仪馆内无法安葬,这样的伤痛是无法接受调解的,一家人要求得到孙永初的死亡真相。

2020年8月,孙华曾向鹿邑县公安局申请对孙永初死亡原因进行重新鉴定,对鹿邑县公安局及其看守所对孙永初的救治是否存在延误、救治方案是否存在错误以及救治延误、救治方案与孙永初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鉴定。

“我查过,双侧硬膜下慢性血肿大多是因为外伤引起的,鉴定报告中分析说明也指出不排除由于头部‘遇到轻微惯性力作用’导致其慢性硬膜下血肿,父亲的死因需要重新鉴定。”此外,孙华还认为,鉴定报告中没有体现出鉴定机构查阅过监控录像、同监室在押人员的询问笔录、对看守所相关人员进行询问调查的笔录等,需要进行重新鉴定。

孙华表示,重新鉴定申请书提交至今已经一年多了,鹿邑县公安局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委托重新鉴定,也未重新作出任何决定,“两条人命哪能说私了就私了,岂不是将法律如同虚设,我们会继续申请重新鉴定,追讨父亲的死亡原因。”

鹿邑县看守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孙永初的死亡是正常生病,其家属提出的重新鉴定申请目前正在走相关的法律程序。鹿邑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孙永初的案件正在走法律程序,公安局也在积极配合。

3月13日,津云新闻试图拨打鹿邑县看守所及鹿邑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电话,但截至记者发稿均无人接听。

文章来源:shenghuobaodian.com

从手机浏览器访问《生活宝典》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将会在审查以后显示) 共有条评论
《生活宝典》的观点、评论、注释都是从公众利益出发,并不是指单个的人、单个的事。
用户: (游客也可以填写名称)
密码: (游客发表此处留空)
识别: 匿名发表
  • 印度三村民寻找自己的牛,误越边境被击毙,太可怕了
  • 综合执法大队长主动泄密 匿名举报者被打成脑震荡
  • 男子看守所死亡 检察院鉴定为狱医延误治疗时机
  • 村民扒红薯扒到手榴弹被炸死,属于战争年代残留
  • 一查到底!广州市纪委监委强化实名举报办结
  • 监督司法腐败蔚然成风 教师实名举报检察院获广泛支持
  • 开发商:举报自己无证销售 起诉业主不该买房
  • 九江大米重金属超标 村民不知土地污染已多年
  • 中国实用举报维权网站汇集页
  • 油库频发爆炸事故 附近村民提心吊胆
  •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英国
    新加坡 新西兰
    印度 法国
    德国 澳大利亚
    加拿大 葡萄牙
    西班牙 巴西
    日本 阿根廷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白俄罗斯
    哈萨克斯坦 乌克兰
    巴基斯坦 古巴
    智利 秘鲁
    乌拉圭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多米尼加
    厄瓜多尔 尼加拉瓜
    沙特 埃及